楚商风采

汉正街陈春林:书写鹏凌的荆楚豪情

文章来源:天下楚商  作者:余铁城  时间:18-08-09  点击量: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洪流,有如滚滚长江奔涌入海,有多少弄潮儿如浪花一现。唯有勇立潮头者,踏浪前行,独领风骚,陈春林,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汉正街陈春林:书写鹏凌的荆楚豪情

  陈春林,他伴随着国家“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改革号角辞职下海,从汉正街服装市场3000元资本起步,用10年开拓服装世界,淘得千万人生的第一桶金;他又用10年向富矿掘进,掘出过百亿元的矿产资源;他又再用10年向生态农业,环保药业进军,创立的高科技产业迅速掘起。历经30余年跨越式发展,形成了跨地区、跨行业,拥有6家子公司,资产数百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武汉鹏凌集团有限公司。陈春林,开创了他的鹏凌大业,正如大鹏展翅凌云,楚天书写豪情。

  情系商海,喜欢汉正街的商业味道

  自古智者乐水,在浩浩长江边长大的陈春林乐于象流水一样,蕴含天地精华,滋润世间万物,挥洒千里气魄,创造旷世奇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陈春林在武汉市纺织品公司服装批发部任技术员兼产品检验员。能有个好单位上班,捧着“铁饭碗”,这在当时是令人向往的,因此他十分珍惜这份工作。他每天骑着那辆心爱如命的永久牌自行车,从黄鹤楼下乘汽渡到汉口商业中心六渡桥上班。年轻的陈春林总是来得早,烧水拖地整理报刊。他总是走得晚,别人下班了,他也要推着自行车到邻近的汉正街服装市场转一转,从“广东货”、“福建货”、“浙江货”中寻找灵感。因为,他热爱这份工作,他要把这个服装世界变得物品丰富起来。

  他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毕业10年为单位设计了近百款新样,但难得被采用两款。主要原因是当时人们的思想比较僵化,生产的服装10年一贯制。有人打趣地说,服装市场几乎都姓“陈”:要么在商场陈列,要么穿在身上陈旧。面对当时的情况,他真有点怀才不遇的感觉,时不时与领导或管理人员“据理力争”,总想改变单位的现状。但他的力量有限,国营企业那种重生产轻效益的陈规陋习根基很深,这些让陈春林人生方向处于彷徨之中。

  一天,他照例在整理报刊时,《人民日报》头版上的一行大字吸引了他:“推行企业承包制,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陈春林意识到这是国家打破计划经济枷锁的动员令,自己再不能这样端着铁饭碗,有劲无处使地干下去了。

  有一天,他交给公司领导的不是设计图,而是停薪留职报告。他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办公室。离开单位的当天,陈春林觉得天地很宽广,他一个兴奋地从大兴路大步流星走到利济路——汉正街。汉正街是闻名全国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他喜欢这里的商业味道。

  汉正街是他下海的第一个舞台,要走进汉正街相对容易,但要站稳脚根也不是一件易事。当个体创业与在国营企业当员工,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刚开始,他缺经验、缺资金、缺场地、缺人手,什么都缺,但他有的是创业激情,有的是服装知识。他每天起早贪黑,经历了个体经营者艰苦创业的全过程。缺经验,他甘愿帮老店主打包送货,摸清货源,又熟悉客源;缺资金场地,他就出早市夜摊;不能像多数人那样“前店后场”,规模化生产销售一条龙,他就下广东、上石狮,凭着自己的服装知识,专购价廉物美的积压货。有一年春节前,他到广东某厂定购了千件10多元一件处理的棉毛童装,当货拉回汉正街时,正好迎来一场寒潮的到来,每件衣服加价2倍仍被抢购一空。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他成了“万元户”。

  “倒腾”服装当万元户,这种生意并不是陈春林的初衷。他没有忘记离职那天在人民日报上看到的那行大字:推行企业承包制,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这句话。他觉得这句话是有深远意义的。他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要在经济舞台里,来一次人生的大转变。

  在汉正街做生意初战告捷,第二年春节刚过,陈春林向武汉市纺织品公司领导递交了第二份报告,他要承包江岸区辅义服装厂。他的这个决定,让领导对他更加刮目相看,因此报告很快获得批准。那天,老领导握着他的手说:“辅义厂是个百年老厂,眼下困难重重,即使是匹死马,你也要把它救活”。

  这个厂连年亏损,资不抵债,到了破产的边缘。陈春林立下军令状,并交上了保证金。而立之年,他当上了名负其实的厂长,他要用行动展示自己的才智,证明自己的价值。负重前行,他用谋略打响了承包工厂的保卫战。

  一战信息处理以快取胜。这个厂多少年来,信息闭塞,靠计划订单过日子。成本高,效率低,亏损是必然的。陈春林面对这种情况,抓两头,即货源和客源信息,带中间(即生产效率)。有一次,他了解到武汉国棉五厂生产的一种法兰绒面料,由于这种面料厚重,市场销售不好,产品大量积压在仓库里,欲低价处理。陈春林识货,这种料子不仅手感好,外观也好,非常适合做中老年时装。他毫不犹豫拉回面料,亲自设计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服装款式,不仅在武汉市场畅销,还被一些批发商销外成都、西安等地。由于信息处理快捷,布料低成本进,产品高价格出,使这个厂马上有了生机。

  二战规格品种以多取胜。他教育全厂职工要改变十年三件套的老观念,尽可能设计生产规格齐全,品种众多,客户满意的产品,用实力去占领市场。后业,工厂按照他的思路,月月有新品。产品投放市场广受用户青睐,彻底改变了原来派人往外推销,实现了客户上门提货的经营模式。一时,工厂经常出现排除提货的红火局面。

  三战经营管理以活取胜。他丢掉了自己的“铁饭碗”,也打破了大家的“大锅饭”。在工厂大胆推行计件工资制、质量奖罚制、销售提成制。从各个环节把生产、质量、销售有机统一起来,从而极大地调动了多方面的积极性。

  他承包工厂2年,实现了扭亏为赢,甚至完成全年指标任务,造就了10多个万元户。陈春林一时成了武汉市服装行业的名人,武汉市健美服装厂又上门找让他承包。年轻的陈春林如鱼得水,一肩挑两厂,依托汉正街大市场,打了一场又一场漂亮的承包经营保卫战。由此个人也积累了数百万资金。

  陈春林骨子里充满了激情和幻想,他总是不安于现状,不能忍受成规,他要放逐自己,向理想迈进。3年承包两厂,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他并不满足于现状,他心中还有许多鲜活而动人的想法:创立服饰公司,做大做强品牌。

  2002年,武汉鹏达服饰公司成立,自任总经理。这是真正属于陈春林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他展示了一个企业家的魄力和洞察力。

  有个纺织厂积压了大量的棉麻布料,按不同等级不同价格处理。陈春林亲临库房翻看,等级不同的料子是有明显不同,但他琢磨,厚薄不一、粗细不一,只要外观好看,做年轻人流行服装,效果却是一样的。他当即表态,照单全收,他按照不同等级面料,设计出不同层次的青年时装。一时间,简洁、粗旷而又不失精美的十多种时装,因为成本低于市场同类产品近40%,价格适中,款式新潮,迅速占领市场,并被当年武汉市消费者协会评为“最佳消费品”。

  他是服装设计出身,对设计剪裁、制作新款服装得心应手。当时为了找到好的面料,他往往奔波于多家布料厂和数不清的商店,甚至千里迢迢跑到外地采购。他善于用不同的面料搭配,设计出具有传统文化底蕴的现代风格时装,成为当时汉派服装的潮流领导者,由此被社会誉为武汉服装界的元老派,其品牌服装多次获得武汉市商委颁发的“日月潭奖”,鹏达服饰公司也自然成为了武汉传递新潮的发源地。

  在武汉服装市场,陈春林摸爬滚打近10年,在商海里尽情遨游,不仅收获了千万的财富,也实现了他美化人们生活的志向。但他没有停步。他看清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先后参与投资汉正街、大夹街、保成路服装和电器商业的地产开发,把服装产业及其相关的产业结合起来,为自己人生的下一个目标奠定了人脉资源和资金基础。

  情系国策,立志要做创业大梦

  陈春林善于设计服装,也善于设计自己的人生,设计自己的事业。他说:看准方向,走自己的路。十载奋斗,大器早成。闲时他会登上黄鹤楼,放眼望尽滚滚长江水,他的心情也会以随着江水心潮澎湃:人生有了小小的成果,现在衣领无忧了,下一步该路向何方?是顺水而下,还是逆水而行?他思考着这个问题。

  时光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南巡谈话发表,他从电视和报纸中的文字认真领会其精神,这个讲话是国家深化改革的动员令,也是中国经济化的号角声。不久,国家出台一系列经济政策,许多政策还涉及国计民生的资源性领域,并大胆向民营资本开放。这些政策的确让陈春林激动不已,他觉得心明眼亮:“国策所指,我之所向,发展经济,造福社会,我之所路”。

  陈春林又把目光瞄准了石油和矿产资源产业化这条大道。他提出这一想法时,立即遭到一片反对之声:“轻车熟路的服装行当不继续往前走,反倒要在完全陌生的路上去冒险,搞不得”。但陈春林认为:石油矿产资源是亘古演化而成,消耗不可再生。国家没有丰富资源作为保证,那结果将是灾难性的。而当时虽然中国拥有的矿产资源在世界排名第三,但人均拥有量却是第五十三位,国家在资源开发上严重滞后,大量依赖进口。他断定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象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品肯定会成为买方市场,而唯有矿产资源肯定会成为卖方市场。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还有什么比牢固占领卖方市场更加有利、更加重要。经过近一年的市场调查和深思熟虑之后,陈春林毅然决定,投资石油和矿产业,实行公司战略大转移。

  从此,他姗姗走出汉正街,又健步走进大深山。

  第一步怎么迈,往往影响今后的方向。陈春林不是盲闯,而是紧随国家经济发展的脉络。1993年,国家大力推动革命老区开发,推出减税让利一系列优惠政策,陈春林感到该出手了。他先后投资1500万元在延安长子地区打出11口油井,年产原油过万吨,为老区贡献数千万元财富。

  陈春林转型后首战告捷,而且赢得十分精彩,他赢在运策帷幄,和决胜千里之外。石油开采是个系统工程,从人员到设备,从勘测到钻探,不懂专业的陈春林,拜地质大学教授为师,自学相关理论,把自己从门外汉变成了半个行家。他能从计算机上掌控资源配置,并合理使用,利用数据,科学判定,打井成功率极高。

  他有赢面对风险的心理品质。刚开始,几百万投进去,由于专业人员能力欠缺,有的井打得半途而废,有的井无功而返,造成资金上的巨大损失。那种满怀成功的希望,被现实变成失望时,他受到了从未有的打击。可想而知,他需要多么强大的承受力来挺直自己那被重压的身板。

  在困难面前,好在陈春林有挑战一切的品质。那时的情况是他商海中最困难的一个时期,让他常常感叹:创业远比守业困难一万倍。对于陈春林来说,不管碰到多大的难题、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即便头一天晚上面对的困难犹如泰山压顶,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目光也绝对没有丝毫的迷茫,他只要站起身来,一定是步履矫健。在困难面前,他不惧惊涛骇浪,更能力排千难万险,市场的残酷和复杂多变,方显陈春林的英雄本色。

  陈春林勇立国家发展优先战略的潮头,两条腿走路,一边石油开采告捷,一边找矿探矿不停。历时一年多,投资1000余万,先后在湖北阳新县境内,探明一处大型铜金矿,矿体铜金品位高、储量大,具有高过20亿元的矿产开采价值。接着,又在湖北鄂州汀祖镇找到了品位极高的铁铜矿。储量700多万吨,具有几十亿元的开采价值,实为富矿。陈春林立即组织完成开采设计,专家论证和省市计委立项。由于国家政策支持并扶持,很快获得这些矿产的开采权。他联合当地政府,立即成立了湖北阳新鹏凌矿业公司、湖北陈盛矿业公司。由于他采取边施工,边出矿的办法,从探矿到出矿,仅仅用了几个月时间,被同行称为奇迹。从此,铜矿石铁矿石源源不断从深山运往武钢、鄂钢,巨额财富也随之而来。

  陈春林并没有止步,在1996年正式成立武汉鹏凌集团有限公司。在随后的几年中,他率领鹏凌,展翅楚天,高歌猛进。他通过认真研究国土资源部印发的《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纲要》,得出土地资源的宝贵,于是他先后投入2个多亿,广泛地参与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不断找到富矿。

  那年,他在湖北丹江口银洞山田家沟探明钛磁铁矿,并获取开采权。该矿储量大,可选性好,易于露天开采,铁矿石资源远景地质储量约2亿吨。丰富的矿产资源和便利的交通条件为该矿区的开发提供了有力保证。

  在随后的10时间里,他又投资1.1亿多元成立了湖北裕泰矿业有限公司,与国内一流的广东宏大爆破公司签订了采矿工程承包合同,每年实现产值6亿多元,净利润过亿元,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陈春林在找矿的道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宽。2006年,他在鄂西恩施找到高磷赤矿铁矿,并成立湖北朝阳矿业有限公司。为了加快科学开发的步伐,他联手武钢集团与当地政府共同订立了长期合作开发协议,并作了长远规划,湖北省国土资源厅为他们预留了矿区范围及保障试验采矿需求。

  后来,该项目发展前景良好,被国务院列为“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计划”项目,获得国家“十一五”计划支撑,被国土资源部指定为湖北省鄂西地区“宁乡式”铁矿综合利用示范基地。自己的努力,社会的受益,国家的认可,来自方方面面的赞扬和肯定,促使陈春林又产生更大的动力。

  为了真正建成国家级示范基地,他采取了“三步走”方略:第一步全面统一规划,提出“以社会效益为主,兼顾资源效益”的综合利用原则,使该矿的开发,保护了环境,节约了资源。第二步全面推广应用先进技术,形成规模效益,走出了一条资源产业化跨度大的发展道路。第三步全面总结形成一批资源综合利用的标准和规范,带动和促进同行业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总体水平的提高。

  陈春林坚定地迈出了创大业、干伟业的步伐,他的做法在全国矿业企业得到推广,他的财富也成几何级数增长,“十二五”期间净利润过10亿元,“十三五”期间目标净利润达20亿元以上。

  情系山乡,将大爱进行到底

  陈春林在深山里找到了富矿,也看到了深山农民的赤贫。他说:“当你看到一家一贫如洗的老人小孩望着你渴求的眼神,你无法无动于衷!”他说办企业最终要回报社会。他要先回报这些乡亲。

  搞生态农业,富一方百姓。陈春林深知,中国是农业大国,由祖

  先的刀耕火种,到而今的手工作业,实在原始落后。假使让农民放下镰刀锄头,大胆地去开拖拉机、联合收割机,大胆地去种植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那就不但能把几亩、几十亩、几百亩,甚至几千亩地盘活,就不会缺吃少穿,假使就地开办工厂,让剩余的农民就地务工,富裕生活就会到来。

  大山里的农民想得到,但做不到。陈春林要帮他们去一步一步实现梦想。2000年,他首先去了湖北赤壁市羊楼洞乡。本着“扶贫为主,义利兼顾”的原则,拿出近千万元,在当地开发上千亩荒山。聘请农林专家指导,引导农民按不同地块条件种植经济作物。大片荒山,成为了当地百姓致富的金山。他在山腰上种上了数万株银杏树和冬枣树;山脚下种上了香米和玉米;山沟里盖起了大棚,种起了蘑菇、银耳;还建起了养猪场、养鸡场、养鸭场。

  短短几年,银杏和冬枣的市场价值就过了千万元,种植养殖双丰收,全乡农民走上了小康路。陈春林为确保建成生态农业,在此成立了鹏凌科技公司,打造以银杏生态山庄为主体,集养殖、种植、农产品加工和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绿色生态农业园。

  通过帮扶挖掘了当地农氏建设美好家园的的潜力,树立追求美好生活的是信心,感受到人间的是温暖,体会到社会的亲情,看到未来生活的希望!陈春林,帮助了农民,造福了农民,发展了自己,也升华了自己。

  2010年,湖北省委开展“城乡互换、结对帮扶”活动,陈春林率领鹏凌集团积极参与,定向帮扶丹江口市丁家营镇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活动。陈春林远涉千里登门认亲,深入村镇,走访干部群众,了解当地特色风貌,交通区位、产业建设、农村生活水平等情况。

  通过考察,他被当地人民勤劳朴实的品质、追求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所震动。他决心“输血”与“造血”并重,扶贫与扶智结合,努力改变山村旧貌。

  回到武汉,他立即开始两手抓。一手抓办实事,把实事办到群众心坎上。他捐款35万元,为该镇一段3公里的道路“亮化”,架设电线,安装120盏路灯,使每天晚上途经此路的4000多学生和群众,摆脱了走黑路之苦。

  更重要的是一手抓办厂子,以工补农,持续致富。他在丁家营镇投资1000万元,建设一个新型环保的建筑材料生产加工厂,利用废置的矿渣、沙石,建筑物拆迁时剩下的废料加工尾沙砖,既可变废为宝又可安排400名农民就业,实现农民增收。

  从“开发式扶贫、智力扶贫”等方面促进丁家营镇强身健体,强化造血功能,增强经济发展后劲。他把建材厂的收益又投入到该镇基础设施建设上,帮助他们筑巢引凤,先后了引来了华翔制衣、玉泉铸造等十几家企业。他说“造就一位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实质上就是造就一个农村经济发展的‘增长点’。”短短几年,该镇旧貌变新颜。

  致力打造药业基地,推动鄂西发展这又是陈春林的人生目标。他一方面为鄂西贫困所忧,另一方面为这里丰富而独特的药用植物资源得不到保育、开发和利用所急。他多次利用自己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案建议:“建立和完善鄂西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药材产业可持续发展体系,加快资源优势向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的转化,促进该地区的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在他的强力推动下,2003年8月,他与当地政府和武汉植物研究所共同签订“合作共建华中天然药用植物园及中药材科技开发企业协议书”。

  在随后的5年中,他分5期投资1亿元,开发荒山千余亩,引种保育成功近2000种药用植物,建成了全国一流的药用植物园和华中地区最大的药用植物种子资源圃。他还利用恩施高山环境的生态优势和农民散种的药材丰富资源,建起了集科研、生产、推广、服务为一体的中药材饮片厂和药用植物提取工厂。

  恩施高山茶名扬中外,但茶叶下脚料都被扔掉。陈春林觉得可以变废为宝,正好一所大学有这方面的科研成果,他当即投资1000万元,建立高科技生物制品公司,将该项成果转化为产品,成功生产出国际市场所需求的食品和医药原料“茶多酚”, 产品质量被日本厚生省认可,年产量100吨,产值上千万元,产品供不应求。农民“靠山吃山”又多了一条致富路。陈春林的鹏凌集团腾飞又多了一双坚硬的翅膀。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陈春林,紧随着中国社会由封闭走向开放,中国经济由起步转向腾飞的时代步伐。他凭着自己的胆识和智慧,在艰辛的创业道路上,历练出他的企业领袖气质:那就是政治家的头脑,军事家的作风,外交家的手腕,实业家的才干。

  如今,凌鹏集团已形成了跨地区、跨行业、多元化的大型企业,经营范围涉及矿山开发、环保医药、生态农业等多个领域,下属6家公司分布于武汉、鄂州、阳新、恩施、赤壁等地,拥有300多名中高级技术骨干和上千名员工。

  陈春林作为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他连任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担任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理事、湖北省工商联(总商会)副会长、省矿业联合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被誉为全国优秀企业家和中国光彩事业之星。

  陈春林从汉正街做服装开始,到寻找矿产资料起步,再到回归绿地生态开发,他经历了近40年的风雨。岁月让陈春林这个英俊的小伙,历练成一位战略稳步、谈吐儒雅、思维超前的商海“常胜将军”。尽管到了可以享清福的年轮,但他考虑得更多不是自己一个,而是更多需要关心的人们。生态文明、绿色经济……这些可持续的字眼,让他看到了春意和生机。

  鹏凌,将展翅于楚天,将深耕于绿地……

  后记:

  了解陈春林是在一期《楚商》杂志上,他是该杂志封面人物。杂志里面刊登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他的大幅照片和宣传文章。我学习和研究了很长时间,才算真正认识他,对他的敬意不禁油然而生。

  采写陈春林,让我不由得联想到与他同期奋斗的我的大哥,相同的起点,不同的结局:前10年,他们奋斗的轨迹相近,我大哥从一研究所出来,加入到汉正街庞大的服装经营队伍中,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让他很快致富,当人们仰慕万元户时,他就是百万富翁。记得有一年春节前我从部队探亲回汉,一天到他店子里看看,令我目瞪口呆,那“蓝底白筋”的运动衣裤,被打货的人群里外三层围满抢购,有的怕抢不到贷,干脆从人缝中爬进去拖一包出来就付钱,我只好帮着收钱数钱,忙了大半天。现在才明白,这是改革开放之初,市场经济与物质短缺碰撞出的财富火花。无疑,那时他们都是幸运的,淘得了满满的第一桶金。

  对比铁大哥,我开始领悟陈春林,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陈春林成为名扬楚天的大企业家,而我的大哥却还在汉正街苦苦挣扎。原因是,两人小有成就后,一个选择了紧跟国家政策走的发展大道,一个选择了投机钻营的狭窄小道。大哥当年致富后热心于打国家政策的“擦边球”,先后倒卖农药、钢材,终于因为一批劣质钢材和一批快要过期的农药,把自己害得一贫如洗。我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大哥,你在想什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节目播出,但时至今日拿大哥对比陈春林,才知道大哥当时真正在想什么——他想的是如何当“暴发户”。而陈春林想的是“国计民生,义利兼顾”, 始终把自己的人生价值放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中去体现。

  我想,这就是“平民”与“领袖”之间的本质差别,也是一个走向平庸,一个走向卓越的分水岭。

  “看准方向,走自己的路”, 是陈春林的信条。说来简单,做起来却难。但他做到了,几十年如一日地做到了:“国策所指,我之所向,发展经济,服务社会,我之所路”。

  陈春林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也是一条具有胸怀和格局的人生之道,值得我们借鉴。


楚商动态
  •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