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风采

“楚天激光”孙文:中国“知识经济”的代言人

文章来源:湖北省楚商联合会官网  作者: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时间:18-08-10  点击量:

  28年前,时年30岁的孙文怀揣着技术和梦想,放弃研究所的“金饭碗”下海创业,筚路蓝缕,打下“楚天激光”这一知名品牌。

  多年过后,发生在孙文身上的最大变化,是从“技术控”蜕变为思考经营管理和市场定位的企业家:瞄准国际化路径,成为中国首批“出海”的高科技企业;规避“跨界”陷阱,专注激光行业,创造了多个世界第一。

  作为楚天激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楚天激光)董事长,孙文的努力,让中国的激光产业从技术成果走向产品应用,也让他自身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变:从“脑体倒挂”变为“知识经济”。

  

楚天激光孙文:中国“知识经济”的代言人

 

  好苹果不能烂在筐子里

  30多年前,孙文从遥远的东北来到武汉求学,学的是当时非常冷门的光学系激光专业。从此,他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这种神奇的光。

  25岁的孙文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武汉市一家光学研究所工作。在当时许多人眼里,研究所的工作受人尊敬待遇又好,无疑捧的是“金饭碗”。

  但在研究所里4年,他从一些北大、清华出身的老工程师身上,看到了自己可测度的“人生轨迹”:从技术员到助理工程师,再到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这种按部就班的轨迹,让“不甘平淡”的孙文感到索然无味。

  更让孙文难以接受的是,中国不少激光研究成果获得国际、国内大奖,却只能成为样品或展品,白白地“养在深闺”,技术普及与推广应用十分滞后。而日本、法国技术发明落后于中国,产品应用却走到中国前列。

  “科研成果不能及时转化为生产力,就好像苹果卖不出去只能烂在筐里一样。”这种巨大反差深深地刺激着孙文,“难道自己就这样在实验室里当‘寓公’,碌碌无为地蹉跎岁月吗?”内心的苦闷,让他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走向。

  上世纪80年代,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思想观念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1984年,国内掀起第一波“下海”浪潮,也搅起孙文内心的“一池春水”。

  当时社会上存在的知识与财富倒挂、脑力劳动不如体力劳动的现象,也让他饱受刺激,“我就不相信科技和知识会一钱不值。”孙文坚信科技一旦转化为生产力,一定会为社会创造大量的财富。于是,他萌发了辞职“下海”的念头。

  1983年,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再光考察美国硅谷时发现,斯坦福大学周边很多公司的领头人都是大学的教授,李再光敏锐地意识到,依托高新技术和人才办企业,应是未来国际化的一条路子。

  回国后,李再光在给武汉市领导的建议中描绘了一个“蓝图”:借鉴美国斯坦福大学办学经验,依托湖北在全国的激光技术优势,让激光从实验室里走出来。

  李再光描画的“蓝图”,让孙文激动不已,他的内心仿佛被一道光照亮,未来之路也变得清晰起来。

  经过无数个彻夜难眠的思考,1985年,而立之年的孙文怀着一丝忐忑和不确定,低调地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个转折:辞去了令人羡慕的研究所工作,力邀5个同事集体下海,创办楚天光电子公司(简称光电子公司),开始“白手打天下”。

  最初,光电子公司只有一个20多平米的厂房,既无图纸,又无参照工艺。“很难,真的很难。”想起那段时光,孙文便充满感叹。他和员工们一边在众多的书中寻找解决方法,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订单。

  可整整一年过去了,公司都没有接到一份订单。好在1987年成立的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为公司解了燃眉之急。“我们花了2天时间就搬了过去。”孙文说。进入孵化器后,公司得到了120平方米的免费生产场地,以及近100万元的贷款。

  与此同时,一条好消息从四川传了过来:一家企业希望光电子公司能开发一台激光焊接机。收到这家企业的订单后,孙文和员工们像久蔫的草得到雨水浇灌一般“活了过来”。

  这是一次机遇,也是一场挑战——心脏起搏器外壳焊接的高精度、高强度和高气密性的技术指标,必须用激光来焊接。可孙文用激光把它焊起来以后,却不可避免地出现微裂纹。

  “这个问题呢我们真的是解决不了,当时中国还没有解决的先例。”这个难题让孙文几乎束手无策。

  好不容易接到一笔订单吧,却是这样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孙文是骑虎难下。但是他心里又有几分不甘——既然美国人能做到,咱们中国人就做不到吗?

  孙文和他的同伴没日没夜地刻苦钻研,千万次的试验失败,千万次的强光刺激,在条件十分恶劣的环境下,孙文视力也急剧下降。

  “当时为了能够这个焊接成功,也没有考虑到怎么去防护自己。现在我这个眼睛中有一个黑颜色的光斑,这就是当时留下来的一个纪念。”孙文说。

  有同事请求孙文放弃算了,可这头“犟牛”越阻拦,越是拼命地往前冲。为了科研,他索性把家搬到了公司。饿了吃方便面,困了直接在厂房睡地铺。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连续吃了3个月方便面,做了数百次实验后,第一台“中国造”激光焊接机终于试制成功,售价比进口设备便宜130万元,并让中国心脏起搏器依赖进口设备生产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3个月的时间我们就没有离开过实验室,那时压力太大了,如果我们不把它攻破,那我们就没有未来,所以说真的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孙文说。

  在挣得7万元的同时,光电子公司的名气也在业内慢慢传出,国内的订单也陆续地增多。

  如果当初孙文没能攻克这一难关,不仅企业可能会消失,甚至于整个中国在激光焊接领域的发展速度都会慢很多。多年以后,孙文回忆起那时的情形,依然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
 

  “高位嫁接”的国际化历程

  近年来,随着以中国南车为代表的轨道交通装备出口规模的扩大,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出海”的呼声越来越大。但少有人知,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楚天激光就开始了国际化的旅程。

  1992年,邓小平同志“发展经济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南巡讲话让孙文热血激荡,他决定把步子“迈得更快一些”。

  激光是高科技行业,科技创新是打开市场缺口最有效的武器,但项目一旦选错,将会前功尽弃。因此在选项这个关键的突破口上,他既不武断,也不盲从,而是遵循“市场决定一切”的规律,看准了国际化的方向。

  1992年,孙文得到消息,美国硅谷要进一批激光焊接机。当时参与投标的是国际上一些著名的激光设备生产厂家,主要来自美国、英国、日本、俄罗斯、德国等,可以说是强手如林。

  “美国在激光研究和激光运用方面遥遥领先。能将自主研发的设备出口到美国,对楚天激光来说将是一剂‘强心针’,不仅能让我们更有自信,也能为公司带来更多的客户,产品走向国际市场。”孙文说。

  当时,激光行业刚在国内兴起,企业间混战连连。而作为一个新生儿,客户对激光企业品牌尚无确切认识,因此大多是从产地来判断质量。

  上海派因为制造业基础雄厚、质量过硬而备受消费者青睐;北京派则具有地理优势,各项政策非常优惠;江浙沿海地区则拥有较为先进的技术。相形之下,来自武汉的产品,则被归入“质量差、可信赖度低”的行列。

  因此,当孙文想去参与投标时,很多人都劝他放弃,但他态度非常坚决:“激光原理是相通的,不通的是我们的思想,只要敢想就有一份希望,如果想都不敢想,那就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彼时,苛刻的美国人不愿透露招标产品的适用电压是多少,孙文打听到桂林一个厂家进口了美国设备,想看看美国设备的情况。

  “结果到那边后,人家却不让看!厂方不相信中国人会到美国去参加投标,还是认为我们是去偷学技术的。几经波折虽然让我们看了,但也只看了个外表,究竟使用多少电压还是没弄清楚。”孙文说。

  只有山穷水尽,才会柳暗花明。气愤不已的孙文回到武汉就开始攻关。他把有限的资金、技术力量和楚天激光的未来全部押了上去,马不停蹄地开始组织开发“双光路”激光焊接机。

  经过数百次的试验,孙文的团队终于开发出这一产品:“这种焊接机不仅可以用220伏的电压,而且适用于多种电压。因此一参与投标,就获得了美方的认可,被认为在招标产品中性能第一,当即与我们签订了合同。”

  由于其超越许多发达国家的科技含量,该产品成为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进入美国硅谷的激光设备供应商。孙文也受到行业普遍关注,订单如雪片般飞来。

  乘着第一次出口产品到美国的“东风”,孙文启动了国际化战略。1993年,孙文在光电子公司基础上成立楚天激光,开始扩大国际合作与交流,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熟悉国际“游戏规则”。

  楚天激光陆续派员工出国学习、考察、参展等多达数百次,这对员工不足千人的高科技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大额数字。但孙文认为:百人出国不为“游”,只为“争”,为员工争学识,为企业争合同,为国家争面子。

  1999年6月,孙文率61名技术骨干赴德国慕尼黑,参加LASER99国际激光博览会。

  白天,大家忙于展示企业实力,与世界知名的激光研究机构和企业进行广泛交流;晚上,还要在酒店开“碰头会”研讨至深夜;口渴了,没有任何人开启房间冰箱内的饮品;肚子饿了,泡一碗从中国自带的方便面。

  孙文常说:“我们的钱来之不易,不能‘潇洒’员工的血汗钱,我们的钱要用在刀刃上,要用在对员工和社会的回报上。”

  如今,楚天激光的产品已出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还参加了每届世界激光展,在国际化舞台上与狼共舞。目前有多个跨境投资项目在运作中。

  孙文主张通过与国外知名大公司合作,把国外高尖技术吸引进来,在充分吸收后再进行自主创新——这就是他提出的“高位嫁接”创新理念。

  这种开放做法,一方面让楚天激光在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后,在创新基础上形成自己的优势主业;另一方面,能让楚天激光永远跟上世界激光技术的发展前沿潮流和趋势,立于中国激光事业的潮头。

  以色列是全球医疗激光技术十分发达的国家。1997年,一家以色列医疗激光企业与楚天激光就合作问题进行谈判,气氛“硝烟弥漫”。尤其谈到合资企业入股形式时,以方认为自己拥有60项专利技术,试图以技术为股占尽优势。

  面对以方的傲慢,孙文寸步不让,向以方代表介绍了中国激光实力和发展情况,明确告诉以方楚天激光拥有60多项激光技术专利,产品达200多种,中以合作是强强联合,是双方的“高位嫁接”。

  就这样,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资的医疗激光企业在楚天激光诞生。“中国有家楚天激光”一时成为以色列高科技企业的佳话。1999年4月26日,以色列前总统魏茨曼访华时,亲邀这位“东方激光巨子”陪他访问,并和孙文合影。

  2006年,楚天激光与意大利上市公司ELEN集团公司合资,在武汉组建“奔腾楚天”公司,于2007年正式投入运营,致力于高功率激光切割机的生产。楚天激光迈入国际一流激光切割机制造商的行列。

  2007年,楚天激光与美国著名激光企业将建立新的合资公司。正是通过这种“高位嫁接”的方式,才使得楚天激光迅速跻身于国际激光领跑者的行列,实现着品牌的国际化。

  孙文表示,楚天激光今天的品牌效应,也跟这种“国际化战略”密切相关,今后将借力国外企业使楚天激光这个品牌更响亮。

  在国际平台上“与狼共舞”的孙文,也从未忘记过肩负的社会责任。他先后投资200多万元,在咸宁赤壁建起了加工厂——利用激光技术,将普通的竹木加工成激光雕刻竹简,带动农民致富。
 

  因为专注所以强大

  在企业发展定位上,孙文走过一些弯路,也吃了不少苦头。

  TCL董事长李东生、海尔集团CEO张瑞敏、联想董事长柳传志与孙文四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代表者,也一定程度上受到原GE(通用电气)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多元化战略的影响。

  GE是世界上最大的跨界公司,从飞机发动机、发电设备到金融服务,从医疗造影、电视节目到塑料,业务范围几乎无所不包。

  柳传志一席话流传至今:“我到美国GE去时韦尔奇恰恰不在,我没见着。下次我到美国一定要约个时间跟他见面不可了――这就好像朝圣。”而张瑞敏及李东生,也均在不同场合下与韦尔奇见面“取经”。

  中国企业崇尚韦尔奇,继而推崇GE走过的跨界多元化道路——联想、TCL、海尔无一例外。而1994年,流行企业“跨行业多元化”经营时,孙文也动了心:先搞点其他产业,赚了钱回来再做激光。

  当时,楚天激光抽调几百万元资金,办起了出国培训、蔬菜配送、影视等8个子公司。而因跨界而引发的一场“弹劾”事件,至今让孙文心有余悸。

  “我正在上海出差时,传来消息说董事会开会了。我是董事长,竟然开会我不知道,并有迹象表明这次是想罢免我,当时我一听就感觉非常诧异。”孙文说。

  原来,孙文投资的这些跨界企业不到一年时间几乎全部亏损。这下公司董事会不满了,于是趁他出差时召开会议,商量着要把这个董事长给罢免了。

  彼时,与楚天激光同样选择多元化路径的中国企业,也都未收获到理想的果实。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如此分析:大多数的中国大企业与世界500强相比规模还很小,竞争力也偏弱,跨行业的多元化还为之过早。

  实际上,多元化是个比较笼统的概念,从新产业与固有产业的关联度来看,可细分为产业链上下游的“相关多元化”,以及非相关多元化战略,后者俗称为“跨界”。前者门槛较低,后者门槛很高,且成功者较少。

  当时,踏入“跨界陷阱”的孙文遭受了事业史中的一次打击。所幸的是,在一线员工的信任和孙文的努力下,楚天激光免于四分五裂,继续担任董事长。

  “创业时,企业要专注发展自己有优势的产业,不能做不熟悉的行业。”弹劾事件之后,孙文痛下决心,一口气剁掉了所有“手足”,把产业聚焦到“只做激光”上。

  孙文承认这段经历让他更加专注于激光领域的创新,而心无旁鹜,大刀阔斧给企业减肥的同时孙文自己也在减肥,两年的时间他靠着毅力成功减重30斤。

  如今,在众多民营企业取得一定成功便涉足房地产等行业的时代,孙文表现得格外“淡定”,他表示不要轻易谈“跨界”,企业要有所为,更要有所不为,什么都干,什么都干不好。

  目前,楚天激光已经形成工业、医疗、文化创意旅游三大产业的产品体系,而这三个看似毫不搭边的产业,都是由一个主线贯穿——激光。

  楚天激光的工业产品,应用于电子机械行业,是中国航天指定的专业产品,为我国“神舟”系列飞船及其零部件的切割和焊接,解决了诸多关键技术和难题。成为全国最大的激光焊接机生产基地,市场占有率达65%。

  而楚天激光另一个典型创新,则是在医疗产品领域首创了“光子嫩肤”的概念。2001年,楚天激光成功研制了第一台国产光子嫩肤设备,其成本不到进口设备的三分之一。

  光子嫩肤仪利用强脉冲光技术,使肌肤深部的胶原纤维和弹力纤维重新排列,并恢复弹性,达到美容的功效,现已生产5个系列,在国际市场独领风骚,市场占有率达到75%以上,尤其深受韩国人欢迎。

  而楚天激光的文化创意旅游产品,则已走向世博会,登上春晚。激光雕刻的《兰亭序》竹简等工艺礼品,已经成为我国外交部的外事礼品首选。

  在激光行业深耕细作的基础,则是大量的研发投入。目前,孙文每年将楚天激光投入年销售收入的5%作为研发经费。“研发有一个试错的过程,要允许失败。可能非专业的人觉得是烧钱,但我们不会。”

  “我曾去西门子公司参观,他们给我看的都是五年甚至是十年后的才会投放市场的储备产品——这就是着眼于布局未来的大公司。我们的企业规模没有那么大,但我们也在部署五年以后的事情。”孙文说。

  孙文表示,我国的激光行业技术创新体系,目前主要还是依靠专业科研机构,企业创新能力还发挥得不是很充分。“楚天激光将不断加大科研投资力度,真正做到咬定激光不放松。”
 

  豪迈设计未来新梦想

  最令孙文自豪的,是楚天激光的技术、产品所带来的社会价值。

  如今,一台29寸的国产彩电已从原来每台6000多元降至1000多元;电话初装费由原来每台5000多元降至目前的几百元;曾经被视为身份象征的手机,已成为普通消费者的通讯工具。

  这些高科技产品如此大幅降价,原因何在?许多人以为这是各彩电厂家迫于市场压力竞相杀价的结果。其实,根本原因是国内尖端技术的进口替代,而孙文带领的楚天激光则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2年以前,许多国产彩电的显像管生产全部采用从日本引进的生产线,一条生产线要花100万美金。而1993年楚天激光攻克彩显激光焊接技术后,国产彩显生产线每套售价仅需要人民币100万元,大大降低了产品成本。

  彼时,孙文和日本人同时参加了国产彩电厂彩显生产线招标会,迫使日方大幅降价,使国产彩色显像管成本骤降7/8。此时虽然许多国产彩电厂仍然购买日本生产线,但其成本已趋国产化。

  于是,楚天激光以其廉价产品迫使日本人对中国降价,使得大屏幕彩电大幅度降价,迅速进入中国城乡老百姓家庭,“出国带彩电回家”也从此成了一段仅供人回味的历史。

  电话的普及程度,则取决于传播线路的容量,用光纤光缆取代传统电缆是电话容量取得重大突破的根本。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前,外商禁止向中国出售光纤激光焊接技术与设备,而光纤接头又只有通过激光焊接才能稳定连接。

  面对这一阻碍国家通讯事业发展的拦路虎,孙文带领团队实现高稳定激光焊接技术,光纤通讯才使得电话初装费由原来的每台5000多元下降为几百元——也正是这样大幅度的降价,中国电话才得以迅速普及成为全球第一。

  手机电池也演绎着同样的故事。手机电池生产的关键在于激光封焊,接近冷加工的激光焊接,可以使手机电池做得轻便小巧。楚天激光再次攻下这一难关,目前,国内手机电池60%的产品都采用楚天激光的激光焊接设备和工艺技术。

  有自豪,自然也有梦想。虽然楚天激光在传统的工业激光领域有很大优势,但如今激光焊接,切割,打标等应用技术已经逐渐被国内很多企业所掌握。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创意激光成为孙文选定的突破点和新的方向。

  2003年,孙文到德国考察,他看到德国的激光技术应用很广泛,不光在传统的工业、医疗等领域,应用于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意激光也正在大规模兴起。在一次激光展览上,孙文看到了精彩的激光表演,彩色光束犹如晴空的闪电,让他看到了激光创意文化行业更加广阔的前景。

  此后,楚天激光与德国激光企业hb-laser展开洽谈,与其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致力于国内市场的高端全彩激光的推广销售。

  “当时我看到这种用于娱乐方面的这个激光,这个那种感受很震撼。只有梦中,才能想象出那种美丽的情景。”孙文。

  回国后,楚天激光开始研发激光演出机,经过长达三年的研发,第一台激光演出机终于研制出来了。创意激光卖的不只是机器,更值钱的是里面的创意,它带给人们的视觉美感和精神享受就是它的商业卖点。

  在湖北省西部的利川市有一个腾龙洞,它是一个可让直升飞机进出的世界顶级洞穴,空间容量可以容纳15个足球场。这个荒废多年,无人问津的洞穴当时正准备开发成旅游景点。

  得知腾龙洞要搞旅游开发,孙文动心了,他想把自己新开发的激光演出机搬到这个山洞来:“腾龙洞作为世界第一大溶洞,空间大就给激光一个最好的展现舞台,这种地理环境就决定了激光和洞穴的结合是有缘分的。

  2006年夏季的一天,当孙文提出在腾龙洞几千平米的大厅里搞一个激光表演来吸引游客的想法时,当时担任腾龙洞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黎志挺高兴。可当孙文说需要投资两千万元时,黎志犹豫了。

  “那时因为大家都有很多怀疑,第一是没见过,它到底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第二它的投资额比较大,不知道市场回报率是否能达到我们预期。”黎志说。

  虽然在国内没有先例,演出效果不好预测,但想成功就得冒点风险。最终,黎志接受了孙文的设想。但精明的黎志没有直接和楚天激光签订协议,而是提出进行国际招标,谁的方案好、花钱少就用谁的。

  面对国内外的竞争对手,孙文迅速投入到方案的设计之中。他带领团队研究了腾龙洞的龙文化和当地土家族文化,以腾龙洞为背景故事,制作了既包括高科技、也有土家族民风民俗的激光演出节目,做到科技与民俗的结合。

  在随后的国际招标中,楚天激光一举中标,建成后的大型激光秀还获得国际激光显示协会颁发的国际大奖,被评为全球最美的激光秀,而腾龙洞的门票也由原来的30元提到180元。

  如今,腾龙洞每天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很多游客不是冲着看洞,而是冲着激光过去的。而口碑打响后,楚天激光在创意激光业务上逐渐形成了市场,研发,设备,销售,服务等完整产业链,来自全国各地的演出机构纷纷前来购买设备。

  2009年楚天激光的创意激光业务量首次突破了亿元大关,不但让楚天激光赚了大钱,而且让普通百姓在欣赏演出的同时近距离的接触了激光,认识了激光。

  也许您想不到,在孙文的脑子里还有一个更为浪漫的新梦想,他想搞一个叫做激光迪斯尼的大型演出项目,让激光演奏出更为复杂,更为辉煌的交响乐。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孙文,喜欢唱《北国之春》。或许北国万物复苏的春天象征着楚天激光的美好未来。孙文正率领着他的楚天激光朝着“亚洲最大、世界知名”的目标豪迈前进。
 

  采编后记

  一直以来,我所最为钦佩,最为向往,也最乐于采访的群体就是“知本家”。

  正因这种情节,我采访了百度总裁(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盛大网络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天桥等。而楚天激光董事长孙文,也是这一群体的典型代表。

  要成为“知本家”,仅仅掌握知识是不行的,必须善于运用知识。以往,许多专利技术拥有者说起来也算掌握了强势知识,可非但没有成为“知本家”,结果欠了一屁股债。

  究其原因,是他们搞科研要花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后来企图将专利技术产业化,即将“强势知识”转化为“有效知识”,但由于他们对市场和企业管理完全外行,最后还欠了大量的债务,有的人因此甚至抱怨社会不公。

  而孙文不同,他不是在研究所框架将“应用技术”作为一个副业来进行,而是毅然丢掉金饭碗,以破釜沉舟的勇气,在市场大学的摸爬滚打中体验如何将技术嫁接市场,学习如何进行企业管理,最终打造了一个激光产业的产业航母。

  如今,知识使人迂腐、软弱、穷酸的例子仍然遍地都是,社会上再次出现了“知识无用论、专业人员不适合创业”的论调。而孙文作为“知本家”的成功,代表拥有知识的人在商界一样可以翻身作主、扬眉吐气。

  “知本家”的品牌非常之诱人,许多知识分子不免心头发热,觉得资本家离自己十分遥远,而“知本家”则近在眼前,仿佛伸手可及。但要成为真正的“知本家”,也面临一个“经济化 、商品化、资本化”的问题。

  譬如,孙文解决了经济化与商业化,让公司将进入了稳定发展的轨道,但在资本化的道路上,他还刚刚起步。

  “我感到非常的不爽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没有用好金融的杠杆,就是没有把技术和金融有机结合起来。”孙文坦然承认,没能成功上市是他心头最大遗憾。如今,他已建立了包括基金在内的多种融资渠道,将资本的短板补回来。

  这就是孙文,一个集知识型,学习型,创新型和懂得把握市场的发展规律,能够满足市场快速变化需求这一批企业家,一位典型的“知本家”。


楚商动态
  •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