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风采

高德红外黄立:低调首富和他的高调城池

文章来源:天下楚商  作者:贺长虹  时间:18-08-10  点击量:

  2013年7月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光谷考察,前来中国红外领军企业——高德红外,并高度赞扬了高德红外。2014年2月25日,胡润研究院发布全球富豪榜,全球达到十亿美元上榜门槛的富豪共有1867位,共有245位中国富豪入围,武汉高德电气董事长黄立以100亿元的个人资产,首次入选全球富豪榜,并第二次问鼎湖北首富。从一名科研人员到湖北首富,黄立早在10年前就实现了华丽转型。36岁那年黄立辞职下海,用30万元创立了高德电气,成为中国“军民融合”的标杆企业。2010年7月16日,公司在深交所上市,市值100多亿元,其生产研发的红外成像产品,广泛应用于卫星、飞机、战机、军舰、导弹等领域。是什么力量成就了黄立的事业?又是什么智慧让他实现“科技创富”的奇迹?让我们看看他的创富密码,就不难知道他完美蝶变的多彩人生。

  

高德红外黄立:低调首富和他的高调城池

  少年立志,人不能白活一辈子

  1963年6月,古城西安刚刚进入夏季,虽不及南方炎热,但也是骄阳似火。在西安乡下一座黄姓人家的家里,一个男孩带着响亮的哭声降生了,他的到来给一家人带来了无比的欣喜。虽然是第三个孩子,但身为军人的父亲仍然对他抱着极大的期望,给他取名“黄立”,希望他长大后像个大丈夫“顶天立地、自立自强”。

  由于父母工作都很忙,小黄立呀呀学语后便离开父母到江西的奶奶家生活。在奶奶的疼爱下,黄立度过了几年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每天跟一群小伙伴在乡间田野里自由地嬉闹、尽情地玩耍,日子简单、快乐、无羁无绊。

  转眼黄立6岁了,到了该上学的年纪,父母觉得再不能让他这么自由放纵,刚好父亲服从部队的需要由西安调往武汉,于是,黄立跟随父母来到大武汉,就读于汉阳的一所普通小学。

  从小,黄立就是个很好强的孩子,“刚来武汉时,我不会说武汉话,所以经常被别的小孩歧视。第一次参加学校运动会,参加了60米短跑项目,结果跑了最后一名。此后,在小学阶段我不再参加任何形式的运动会了。我的自尊心受到打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太丢脸了。”黄立回想起小学时光,至今仍对这件事记忆犹新。

  黄立的小学时光正处于“文革”时期,当时社会上盛行的是“读书无用论”,虽然父母一再教育他要好好读书,但大的环境却让他错失了许多的时光,每每回忆这段时光,他都充满遗憾:“我小学毕业应该是1975年,准确来说,在1976年上初二前,自己没有像样地读过书。”

  当时,黄立的父母原本在汉阳一家军工厂工作,部队的政治待遇、工资待遇都相当错,但是为了让黄立有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他们主动要求调入华中工学院(华中科大前身)。然而,也正是这次主动的变动,让黄立的人生方向有了很大的改变。“调到华科以后,父母的待遇、工资都下降了,但从现在看来,他们其实眼光很长远。”如今想起,黄立不得不佩服父母当时的眼光。

  在父母眼中,黄立一直都是个“聪明、懂事、执着、认真”的孩子,在那个生活艰难的年代里,有四个孩子的黄家日子过得很艰辛,懂事的黄立很体谅家里的辛苦。黄立的妈妈,当时在中学任教的胡月宝说:“直到上中学时,球鞋破了都是他自己缝补,很少问我们要什么。”

  转入华工附中(现在的华科附中)时,黄立已是一名初二的学生了,第一次英语考试只考了10分。幸好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很有耐心,再加上黄立生性好强,发誓一定要迎头赶上,果然,第二次再考英语时,他得了60分,再到后来他拿了97分,从此他的英语便再没低过95分。

  从10分到学霸,黄立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他说:“这得益于老师的指导。老师不仅帮助我提高了成绩,更让我体会到‘人要上进,就一定要努力。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达成目标。’”

  也正是从那时起,年少的黄立已经在心中存下了一个虽还不甚清晰但却坚定的梦想:这辈子一定要活得有价值。因为从懵懂到醒悟,他知道了一个道理:人的一辈子很短暂,决不能白活。虽然年少的他还不知道,如何才算活得有价值,自己的价值又在哪里体现,但是梦想的种子却已经在少年黄立的心中根植,一旦遇到合适的条件一定能开出绚丽的花朵。

  青春无悔,每分钟活得都精彩

  1980年,黄立以高分考入当时华工最好的专业电信系。

  大一那年,黄立第一次完整地读完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的经历感染着他,年少时那个模糊的梦想似乎再度清晰起来,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像保尔那样有理想、有精神,不畏艰难。哪怕是玩,哪怕是谈一场恋爱,也要轰轰烈烈,像个样子。

  经过十年文革的洗礼,对知识的渴望在黄立心中疯长,再加上心中已有明确的生活目标,黄立在各方面打磨自己。

  作为教工子弟(父亲黄志良当时在华工任教),黄立没有因此产生优越感,相反,他给了自己更多的压力。学习上,他是个标准的好学生,认真学习、从不逃课,力求每门功课都能拿到优秀。“当年逃课的同学很多,他们常在寝室睡一上午,人太多老师也没法点名,但我每一节课都很认真地听。有时还会记下老师讲错的地方,下课之后再和老师去探讨。就这样不缺一堂课,上课也认真听讲,四年下来,成绩全班第一。”黄立说。

  当然,除了读书,黄立还成为了运动健将,他每天会花两三个小时在球场上,篮球、足球、羽毛球,什么球都打,强健的体魄为后来创业时高强度的工作存下了身体本钱。如今,虽已年过知天命,在公司举行的文体活动中,黄立仍然能跟年轻的小伙子们一决高下。

  参加各种社团、竞选学生会主席、组织各种文体活动,黄立在校园的各个领域挥洒着自己的青春。多年后,忆起当年青春时光,黄立仍庆幸自己当年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因为他的心中还是时刻记着那句:人生是张单程票,一辈子不能白活。四年后,黄立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成为班上仅有的两名研究生之一。

  越是卓越的人生越是梦想的产物。此时的黄立,儿时那个关于“要活得有价值”的梦想竟越来越具象:他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事业,可以在一方天地里,运用知识去创造财富、创造价值。然而,24岁的他还太年轻了,他很清楚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能力去开疆拓土。他为梦想等待着,同是也在精心地沉淀积累着……

  1987年,黄立24岁,研究生毕业。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由于出色的在校表现,他被湖北省电力局研究所录取,成为了一名高级工程师。那时大学生的工作还是包分配的,像黄立这样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研究所一百个愿意。在研究所,黄立一干就是十多年。他说:“那时候没有多劳多得之说,干多干少都差不多。我们在实验室一泡就是一天,经常加班。”

  黄立记得,当时他们经常为了做一个设备的实验,人进实验室后就不能离开。有一次,他整整4天没有离开过实验室,白天别人就让同事饭或者面包,晚上睡觉也是守着实验室。有人觉得反正干多干少都一样,于是难免会偷偷懒。还有的人自己不愿意干,还笑黄立傻,黄立却没有那么想,以至于多年以后,他很庆幸当时没有偷懒,他说:“现在想来,当时工作的确很辛苦,也没有得到很多钱,但它却带给我的经验很有价值。如果在那十几年时间里偷懒了,那我肯定不会有今天的工作经验、工作能力。”

  “真正的工作能力和工作经验,特别是技术方面的工作经验,其实是在工作中学到的。工作以后的十来年,如果你不干,等到以后再来干,你早忘光了。”如今,公司如有重大的技术问题时,黄立还会亲自上阵,督促一线工作,解决重大的方向性的问题。黄立在离开研究所时总结了自己的科研成果,十多来年里他共完成了27项科研任务。

  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研究所十多年的工作经历,黄立始终不忘:珍惜每一分钟。正是他这种带着梦想的坚持,为他人生中接下来的那个最重要的选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筑梦“高德”,自助者天助之

  1999年,黄立36岁,人生中的第三个本命年,他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辞职创业!

  90年代末,在国企电力系统待遇好、收入高、条件不错,房改才刚刚开始,单位给黄立分配了16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此时的黄立已经是研究所的中层干部了,收入比普通的工作单位要高出几倍,可是他还是放弃优越待遇选择自主创业。一方面年少时就在心里根植的价值观“人一辈子不能白活着”,始终在提醒着他,他希望自己一辈子总得干成个什么事;另一方面他心中的梦想已经有了明确目标:成立一家自己的企业。他要“科技兴邦、实业报国”!

  不过,下海创业其实对黄立来说,是早有“预谋”。读书时,他就有很注意培养自己的社会交往、管理协调能力。在正式创业前,他又做了很具体准备的:一个是他在研究所工作的最后两三年,开了一家公司,并且担任公司的负责人。该公司在国有体制的大环境下,各方面相对有保障,以此作为自己独立创业前的过渡,这对他来说是个很好的机遇,为他之后独自创业奠定了宝贵的经验和管理基础;第二个是他在独立开公司前阅读了大量的理论书籍,除了公司管理方面的,他还自学了大量的财务、税务、法律等方面知识。

  成功不是偶然,成功不仅要在有了目标后敢于冒险,成功还来自正确的选择。而此时的黄立,已经为这两个方面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年少时的梦想、青春时的努力,工作后的积累,一切都等着“梦想照进现实的”这一刻!

  于是,这年秋天,黄立用自己全部的积蓄30万元注册成立了武汉高德电气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伊始,有人就好奇,怎么会想到起这样一名字。原来,黄立一开始就把公司的基调定得很高,不能仅仅局限于国内,而是要具有国际视野。如果准备在国际上立足,就需要有一个英文名字。于是,黄立就拿出中英文字典翻,想找个中文音译和英文音译相契合的词,最后,他选中了“GUIDE”这个词,英文的意思是向导、领导者,寓意就是他创办的企业要在自己的领域走到国际的前列。而按音译中文名就叫“高德”,用中文解读,对人来讲就是高尚的品德,做人的表率;对于产品来讲,就是高品质的产品,杰出的产品。这样,无论中英文的寓意都直截了当,得到了家人和朋友们的一致赞扬。

  “我们办企业,也是要办一个有理想的企业,成为一个卓越的企业。如果没有理想,只是赚点小钱,那不是高德的目标。”多年后,黄立更是用一语概括了自己下海创业的意义。

  对于技术出身的公司领导者,黄立不仅一开始就定下了“实干兴帮实业报国”的道路,更是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技术方面。从1999年公司成立到2003年的四五年间,黄立一直在财力、人力、技术上扎实地做着积累。首先,高德在传统的电力系统市场上进行了一定的资金积累,然后又把这些资金进一步投入到核心技术的研发上,从而完全掌握了“红外热成像”技术,至此,高德在技术方面已经是国内无人可以比肩。虽然之前国内也有几家公司在研发测温方面的产品,但红外类的测温产品刚开始性能比较差,设备也比较笨重。

  红外热成像探测器最初只有法国有,这类技术西方对中国是实行封锁的,所以高德是国内第一个采用“红外热成像技术”做测温仪的公司。公司的技术虽在国内最好,但生产“红外热成像仪”的设备却必须从法国进口。进口这类设备不仅需要许可证而且价格昂贵。当时做测温设备的都是民营企业,实力有限。大家都只能从法国买几个、十几个、几十个,而且需要法国国防部、商务部、海关总署三个部门发三个许可证,所以周期很长,一般要六个月才能审批下来。

  既然从法国购买十个、一百个与购买一千个设备的价格相差很多,黄立决定大批采购。所以,2003年年初,高德就把法国的销售总裁请到了公司,签了个1000个的订单。这是第一次跟法国公司签约这么大订单,在此之前我国没有这样的先例,让法国公司难以置信。

  然而,正是黄立这一次未雨绸缪的大手笔,让高德迎来了发展历程上的第一次飞跃

  从法国订购的设备于2003年2、3月份到,4月就爆发了“非典”。非典病人最大的一个特征是发热,最开始是用测温枪,像枪一样的东西顶着脑袋测量不仅很麻烦,而且很不礼貌。例如在机场下来一个领导或者老外,一个个去测试令别人很反感,况且老外不让你弄,你就没法检查了。另一个原因是它效率低而且数据不准确。当时高德的红外热成像技术已经成熟,把红外摄像机对着人群拍摄,隔着几百米,一下子就能发现体温异常者——红外热成像技术可以在一秒钟之内知道几百个人的情况。因此在这种情况,高德的红外热成像产品成了香饽饽。

  “我记得是一天早上,市里打电话说要调几台我们的产品过去。敏锐的嗅觉让我感到这是公司发展的大机遇,公司连夜把产品批量化生产,并马上跟法国联系,追加更多设备。这些条件缺一不可,当时整个过程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黄立总结道:“因为之前做了充足准备,技术、产品、资金等储备到位,所以机会一来,我们立即就抓住了。”

  当时,在北京首都机场,共有国内外11家企业的产品并列放在那里免费使用。但使用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首都机场退掉了所有其它的国内外各厂商的免费样品,独独买下了高德的产品。原因只有一个,高德的产品是最优秀的。后来,所有机场、海关等场所使用的测温设备99%都来自高德公司,正因为如此,红外热成像技术为高德公司挣得了第一桶金,在非典的一两个月时间里,公司挣了五六千万元。

  “这是在国内红外测温领域第一次大规模用上了中国人自己的产品。那一年,我们的产品在国内实现了95%的市场占有率,至今仍然主导着这个检验检疫测温的市场。我们成功的原因不是偶然的,从创业之初开始,高德的几乎全部资金都用在了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上,几年的积累终因公共安全的需要而修成了正果。我们为成功抗击非典做出了贡献,社会也成就了高德。”黄立说。

  高德的第二次飞跃是开拓了军用品市场。“2003年公司的现金流非常好,作为这个技术领域的长期研究者,我深知红外热像仪在国外最大的用途还是在军事上。美国军队在海外战争中因雷达和红外热像等探测技术的绝对领先,使战争产生了明显的非对称性。而我们中国在这方面的差距还非常大,只要我们高德做出好的产品,一定会有好的回报的。于是,我们比同行提前两年率先启动了军品的开发,投入几乎全部资金在红外热像仪高端产品领域进行了充分的技术积累,2004年高德有幸成为中国第一批通过军工产品质量体系认证的民营企业,获得了《军工产品质量体系认证证书》,并被批准为国家二级保密资格单位和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单位。”黄立感慨:“正是那宝贵的两年,让高德获得了十分明显的军品市场先发优势。而在军品采购方面,这种先发优势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

  目前高德的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是高科技军需品的主要供应商,特别在一些重点型号军需设备上主要由高德完成

  高德公司不仅做红外热成像产品,其业务也包括做核心探测器,这也是国外对我们严格封锁的技术领域。但是,高德通过这几年的努力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一方面具有核心知识产权的技术。

  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无论是“非典”还是军用品市场,高德均从服务社会中找到了机会。黄立总是感慨“天助自助者”,但其实这些都得益于他这个掌舵人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先人一步的创新思想、科技报国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坚持到底的品质。

  在黄立的带领下,武汉高德红外在接下来短短几年时间内实现了产量、效益、规模上的三大突破,连续三年为国内排名第一的红外热像仪供应商,产销规模、销售收入、出口创汇、盈利能力均大幅领先于竞争对手,2007年公司测温类红外热像仪产品占全球2.19%的份额,排名仅次于美国FLIR公司、美国FLUKE公司、日本NEC AVIO公司,居全球第四,是前五大厂商中唯一的中国厂商。2008年对公司而言,是取得丰硕成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公司在创造良好业绩、依法合规发展运行的同时,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项: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完成股份制改造、顺利向证监会申报首次公开发行上市的申报材料并获中国证监会正式受理。2009年公司延续了良好的发展态势,经营业绩稳定增长;同时继续推进上市进程,于8月13日完成了2009年中报补充资料的上报。这些为公司后续发展拓展了空间,并为扩大湖北省及中国光谷光电子产业规模、增强核心竞争力,进而增加光电子产业的产值和效益,提供了良好的保证。截至2008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达到了53575万元,实现利润总额13559万元,同时向国家上缴税收3835万元;截至2009年6月,公司总资产达到了60106万元,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7872万元,实现了公司业绩在经济危机环境下的稳定增长,保障了股东权益和员工权益,实现了和谐发展。

  领航时代,做“军民融合”的标杆

  2010年,黄立辞职创业的第12个年头,经过几年的发展,高德红外在红

  外光电领域已经形成了诸多巨大优势:

  1.明显的规模优势。2006年-2009年,高德红外主营业务收入从1.8亿元增长至3.54亿元,主营业务发展速度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高德红外已成为中国红外光电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

  2.领先的研发优势。高德红外已开发数十款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红外热像系统和综合光电系统,各项技术居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公司技术研发团队具备红外热成像产品领域光、机、电、图像处理技术一体化的全系统设计能力,特别是在具有更高技术层次的以红外热像仪为核心的综合光电系统产品方面,公司具备了领先于国内主要竞争对手的研制能力,已有多款产品研制完成投放市场。公司微扫描成像亚像元高分辨率重建、连续变焦、等角变换免校轴等独特的领先技术使公司拥有强大的技术竞争力。

  3.完善的营销网络优势。凭借产品的性价比优势、客户定制化要求的高满意度和产品售后服务的快速响应能力,高德红外已经在全球6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起了比较完善的全球营销网络,拥有150多个稳定的经销商,并且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

  4.军品市场的先发优势。高德红外最早获得了相关权威认证和资质;高德红外的军用红外产品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高性能产品可以分辨千分之五度的温差,可在完全无光的夜间探测300公里之外的飞机、识别15公里以外的房屋、车辆。军品类型涵盖海、陆、空三军,公司拥有强大的武器装备产品配套能力。目前高德红外已与国内相关院所及最终用户建立了良好的配套关系。

  5.庞大的项目储备优势。“生产一代、研发一代、储备一代”是高德红外既定的产品研发战略,确保了公司持续、强大的市场竞争力。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巨大的潜在市场发展空间,良好的产品布局及完善的技术储备,此时的“高德”正面临着历史性的机遇,幸运女神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看顾这个“孩子”,黄立的心里充满忐忑。如果上市成功,高德将完成华丽蝶变,募集的资金不仅会使公司产能获得极大提升,黄立的个人资产也将实现巨大飞跃。

  招股书刊登的前一夜,黄立辗转难眠。回想12年创业路,黄立感慨良多。从梦想照进现实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凭着一股子不白活、不服输、不退缩的精神推动着一直向前。当别人说他幸运时,他只是微笑;当困难来临时,他只是坚持;当前路迷茫时,他不忘初心。既然已经做到问心无愧,又何必惧怕结果。想通了这一点,他反而彻底放下了。

  第二天,招股书刊登,高德红外以每股26元价格发行了7500万股,黄立身家一跃为68亿元,位列湖北富豪榜首。

  在黄立看来,高科技的价值应该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利益上,更应该体现在社会价值上。因此高德科技不仅使其企业以及他个人取得了巨大的收获,也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我们每做出一个产品或完成一个任务,都是一种思考,都会觉得是我们人生价值的一种体现。”黄立不无自豪地说。

  因此,公司上市后,黄立把目光瞄准了被西方封锁的红外热像仪核心部件——红外焦平面探测器的研发上。当时国内探测器几乎完全依赖国外进口,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红外热成像企业拓展民用领域的最重要因素。

  经过公司上下的共同努力,“探测器量产方面,目前设备调试、分项工艺的验收已经结束。现阶段的工作是提高稳定性、成品率。成功已经不存在疑问,只是时间点问题。”黄立信心满满地表示。

  2013年7月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光谷考察了高德红外并高度赞扬了高德红外。“习近平总书记考察高德是为了看探测器。因为当时高德的探测器技术是国外封锁的,我们恰好把那条线给建起来了,这应该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公司刚建好一个对我们国家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系统,而那个系统刚好是7月5号建好的,习总书记7月21号就过来了,这两个事就刚好赶上了。”黄立说。

  2014年4月,高德投资2.4亿元实施“红外焦平面探测器产业化项目”。在实现探测器这个核心器件的国产化后,高德红外甚至中国红外热成像行业的核心竞争能力都将实现一个巨大的跨越。

  高德做到目前这一步,在国内已经是无人能及。但“人无远虑必有的忧”,黄立认为公司发展到现在,仅靠军品有很大局限。要想将公司带向更高层次发展平台,必须实现军品与民品并行发展。根据公司发展战略,黄立决定公司将在保持综合光电系统及高端装备产品市场的独占性优势的基础性上,争取让新兴民用产品的业务收入占到公司总营收的50%以上。而要做到这一点,黄立又把目光放在了车载夜视及视频监控领域。黄立算了一笔账:“中国每年有2000万辆汽车下线,如果有10%的汽车安装车载红外产品,公司把产品价格做到5000元/台,算下来就是每年100亿元的市场。”而目前高德的年收入在4-5亿元,黄立希望能够在近两年,高德红外的年收入突破10亿元。

  如今,在中央进一步推进‘军民融合’的大背景下,黄立给高德定的目标是做‘军民融合’的标杆企业,为国家防务工程作出更大贡献。黄立说实体经济是民族的根本,是国家的基石。作为高科技企业就要不断构建自己的、无法替代的核心竞争力。目前,高德已完全具备光、机、电、图像处理、人工智能一体化的全系统设计能力,并在国内率先进入综合光电系统领域。

  有人问黄立为什么总能做到比别人快一步,其实说到底就是他的“敬业”,敬业精神是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的一个重要方面。因为只有对超强的敬业,才能把从事的领域做专做透,才能捕捉到别人没有感受到的先机,才能成为时代的领航者,人生的大赢家!

  2014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务部向高德红外核发的许可培增项后的《武器装备单位注册证书》,这标志着公司科研能力、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不仅在民用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同时被军方肯定。因此,公司公告一出,当日股票涨停。

  外表温文的黄立,骨子里绝对是一位“性情中人”。但是,在取得如此辉煌成就的同时,他却把自己“藏”得很深。信奉“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他,身上既有创造的激情,又有着科研人的严谨与理性,而同时拥有这两项近乎迥异的特质,或许正是黄立成功的关键。

  相信未来,低调的首富黄立会如“高德”网站上说的那样,高调地继续坚持以“发展民族红外事业”为己任,努力擎起民族科技之大旗,续写明天更加辉煌的篇章!

  采编后记:

  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关键词:“黄立 武汉高德红外”,会出现大约48500条搜索结果,里面90%的文章都是关于“高德红外”的,关于黄立的文章很少,对于2014年再次登上“胡润湖北富豪榜”榜首的黄立来说,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少了。然而,正是从这“少”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商业领袖的风姿和境界:低调与高调的平衡、台前与台后的把控

  当我真正走进黄立的故事,却惊讶地发现,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低调、内敛,而他的事业,却以前所未有的高调姿态站立在行业的顶端。有人说,黄立的创富之路很平坦也很顺利,一直以来,他都是“幸运”的宠儿。当我面对这位“才子型”董事长时,我才明白“幸运女神”为何频频眷顾于他,因为在他的字典里有几个词语总是经常出现,已经被他磨砺的闪闪发光,那就是:梦想!选择!坚持!敬业!

  当他把梦想点燃,他已经点燃了成功的火把;当他做出正确选择,他已经找到了成功的起点;当他决定坚持,幸运就会光顾坚持到最后的人;当他把敬业当成一种习惯,成功便在终点等着他……


楚商动态
  •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