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风采

“九州通”刘宝林:“专一”铸就首富路

文章来源:湖北省楚商联合会官网  作者: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时间:18-08-15  点击量:

  在2014年9月出炉的胡润百富榜上,刘宝林家族再度登上湖北首富宝座。但对于刘宝林来说,财富排行榜上的起起落落早已如同过眼烟云。或许,只有经历过从不名一文的赤脚医生崛起为身家数以亿计的富豪的跌宕人生,才有资格将数字如此看淡。

  “跟我一路做的,很多都做房地产去了,做药品生产去了,或者改行做其他服务行业开酒店的都有。像我这样始终如一的,持之以恒做一件事情,做药品批发的,还没有,全中国都找不到。”刘宝林坦言。

  “专一”是刘宝林为自己的人生写下的注脚。30年间,刘宝林经过了风云变幻,迈过了曲折坎坷,抵住了市场诱惑,书写了一段商业传奇。
 

  锁定医药流通

  如今,刘宝林的身上有诸多头衔——高级经营师;九州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法人代表;九州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局主席;中国医药杰出企业家;经济年度风云人物;

  中国公益事业先锋人物……诸如此类。但对于故乡应城天鹅镇的老乡亲们来说,最令他们感到亲近的,还是那个30多年前的赤脚医生以及那个经营医药商店的刘宝林。谈起这位首富的天鹅镇往事,许多人都能津津乐道地说上一段。

  刘宝林,1953年出生于湖北应城天鹅镇,家中有兄弟四人,老大刘望林和老四刘兆年离家较早,在镇上呆的时间比较长的是老二刘宝林和老三刘树林。那时,刘家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刘宝林便在家务农,1969年,16岁的刘宝林被推选当上了一名“赤脚医生”,在进修了几个月的普通医药卫生常识后,刘宝林开始了他的行医生涯,并先后在应城市天鹅镇血防医院、夹河沟泵站职工医院工作。

  在行医期间,刘宝林对医生这个行业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工作之余不忘研读病理学、内科疑难杂症、基本药物研究等医药书籍,并利用各级医疗专家下乡巡回义诊的机会拜师学艺,渐渐掌握了一些对症施治的基本技能。渐渐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去找刘宝林看病,他成了那一带小有名气的“赤脚医生”。

  “那个时候很艰难,老婆在农村,我们属于半边户,我一个月工资才30多元。”刘宝林回忆起当年的境遇,唏嘘不已。如果不是要撑起四口之家,或者他也不会走上经商这条路。而正是早期的医生经历,让刘宝林与医药结下了不解之缘。

  刘宝林“下海”试水是在1985年,他在天鹅镇老街承包下供销社医药批发部,正式做起了医药生意。那年,他32岁。

  即便是天鹅镇上的老人也记不清刘宝林在镇上的店里干了多久,只知道,起初批发部有四个合伙人,后来其他三人相继退股,便交由刘宝林独自经营。据镇上的老乡回忆,那时,刘宝林除了卖药,还为乡亲们看诊,风评甚佳。“后来,他去了应城,镇上的店子就交给弟弟刘树林打理。”

  刘宝林回忆,创业初期,日子也过得十分艰难,他不仅要骑着自行车在乡间奔走,给各个赤脚医生站点配送药品,还要面对资金、销路和行业诚信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当时外地人都认为湖北商人‘滑’,不愿跟湖北人打交道。”刘宝林因此立下了“宁赔钱,要守信”的原则。每次去广东进货,刘宝林都带着一箱现金,“结账都是蹲在地上数钱,一数就是一两个小时”。

  正是凭着这种诚信的精神,刘宝林赢得了上游厂商的认可,特许他进货可以使用支票,甚至,在他资金周转困难时,让他先供货再结款。

  诚信与勤奋很快结出了的果实,只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刘宝林就一跃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万元户”。经过几年的打拼,刘宝林在广东等地有了医药摊位,那时的刘宝林对于未来的商业版图还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我在全国各地租摊位,我喜欢做全国的”。在1988年前后,刘宝林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大概100万左右吧”,他说。

  1989年,历经一轮的改革开放经历了一场经济“倒春寒”。由于对地方国有医药公司的冲击太大,刘宝林的应城医药批发部在当年那场一场针对民营经济的整顿中关闭了。或许正是应了那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老话,因此而离开应城南下海南的刘宝林,从此走上了财富累积的快车道。

  从应城到海南,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已经“腰包丰腴”的刘宝林在县里买了房,安了家,一度起了金盆洗手的念头,但当他真正闲下来,很快就意识到,这样的生活并非自己想要的。“觉得没劲,因为没了奔头。”

  注定要向前冲刺的刘宝林,在海南面对的是从未见过的广阔市场,充满激情与诱惑。“那时很多人炒股,一夜暴富的也有,一夜破产的也有。”刘宝林亲眼看到许多人从“乞丐”到富豪,也亲眼看到有的朋友赔进去上亿身家。审时度势,刘宝林反而更坚定了做医药的决心。

  当时,海南的药品经营市场相当混乱,在累积财富的同时,刘宝林也开始了对医药市场的反思。他发现,“一盒普通的药品,厂家的出厂定价与医院卖给患者的价,相差了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差别,这其中既有国家医药体制衍生的弊端,也有医药代表与医生之间的利益勾当,最后为高价药埋单的是千千万万老百姓。”刘宝林不停自问:能不能有一种方法,改变医药暴利的现状,挤掉流通过程中的水分,让老百姓真正受益?在反复地追问中,刘宝林渐渐拨开迷雾,看清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医药流通。

  1999年,国家鼓励医药经营企业实行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重组,允许民营经济通过改制和重组形式进入医药经营领域。刘宝林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放弃了在海南的多年经营,毅然回到武汉。2000年1月28日,湖北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在武汉市汉阳区龙阳大道创立,当年就实现销售收入4亿元。
 

  铸造“九州通模式”

  2010年11月2日,九州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刘宝林也因此问鼎湖北新首富,并成为首位进入“百亿俱乐部”的湖北富豪。这距离九州通成立,正好10年。所谓“十年磨一剑”,不外如此。

  中国医药商业企业第3位、中国民营医药商业企业第1位、中国企业500强、员工1万多人、下属公司70余家、直营和加盟的零售连锁药店近800家……刘宝林一手牵着九州通前行,看着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一店式经营成长为全国网络式经营、医药、实业投资的多元化产业集团。

  许多和刘宝林一起创业的员工都折服于他对企业的付出。公司创建之初,刘宝林常常晚上坐10多个小时火车前往广州,到站后便马不停蹄奔向药厂进货,晚上再坐夜班火车回武汉,第二天便投入到工作中。而在公司,他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甚至将家设在办公室的旁边。刘宝林说:“我觉得每天在公交上浪费几个小时真的不值得,住在办公室旁边一是便于加班,二来可以随时处理公司事务,只是觉得方便而已。”

  “以工作为乐趣”的刘宝林带领九州通在当时复杂的市场环境中,因地制宜,找准定位,以新的模式、新的内容、新的手段异军突起,开创了适应市场需求、独具特色的“九州通模式”,逐渐确立了行业领军者的地位。

  所谓“九州通模式”以“低、快、廉”为准则,锁定“平价医药”的概念,以药店、诊所、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和基层药品批发企业为销售对象,配合现代医药物流信息技术,具有低成本、效率高、货款结算周期短、配送快捷、服务周到等特点。

  “低毛利率”是九州通的批发经营策略,即在“购进低成本”的基础上实现“销售低供价”。刘宝林曾形象地将九州通的利润比喻为“针尖上削铁”。从九州通销售出去的药品,平均毛利率不到3%,纯利只有区区1%,这比成熟的欧美医药巨头的利率还要低。由于品种齐全,不仅能适应各种类型客户的采购需要,对单一客户而言,同样能实现“一站式”购买,免去了客户东奔西跑的配货之苦,加之“低毛利率”经营策略又为“现款现货”交易模式奠定了基础,从不做遗留应收账款的“假销售”,这又使得九州通的资金利用率极高。

  “快”是物流的关键,这需要完善科学的系统构建。刘宝林2003年便开始把眼光投注到医药物流软件系统的研究。为保证九州通医药物流系统上线,刘宝林远涉重洋,先后东渡日本、飞越太平洋,学习东邦物流和美国麦卡锡物流技术。

  “物流是一种经验的积累,一定要见识,不见不识,所以我就去参观学习,再组织专家来做。”刘宝林如此说。

  海内外技术骨干纷纷被挖角进入刘宝林组建的物流管理研究团队中,这其中包括了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世界资深供应链管理专家胡建强教授,和获得麻省理工大学工学博士学位、有着12年国外从业经验的资深专家谷春光,以及日本一侨大学、清华大学等多名专业技术人员,三百多人的研发团队规模甚至超过了一家IT公司。

  最终,九州通研发团队结合中国本土实际,研发出适合九州通特色的高级物流管理系统。为药品更低成本,更加直接,更加快捷配送到终端客户提供了有效的技术支持。

  “九州通”营建了三张网:上游供应网,下游分销网,自身的营销网,然后通过集团公司自主开发的电子商务模式将这三网进行了有效的整合。

  刘宝林倡导公司为上下游客户的服务,管理者为下属的服务,部门为员工的服务,总公司为分公司的服务,职能部门为业务部门的服务,业务部门员工为客户的服务,上一个流程为下一个流程的服务的全员服务意识,服务贯穿经营的全过程。

  为了打造中国医药物流第一品牌,不断提高企业应对市场的能力,刘宝林对世界一流的物流企业进行了实地考察之后,投入巨资在中国华中(武汉、郑州)、华北(北京)、华东(上海、济南、福州)、华南(广东)、西北(新疆)等地先后建设起大型现代化医药物流配送中心。几百万的药品订单,从客户接待、区域对应、开票付款、出库提货、托运配送整个过程,仅需1-2个小时。

  “这种由刘宝林创立的快进、快批、快配的大市场、大网络、大物流、大循环的营销方式,将提交订单、交货、回款等发生在不同时空的环节压缩于一点,省略了人员促销、催货、催款等一系列步骤,以速度求效益,充分体现民营企业的灵活性,有力地冲击着资金回笼慢、药品周转率低的国有企业,打破垄断。”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对于医药业界的人士来说,“九州通”是他们竞相学习和模仿的对象,而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九州通”则是药品降价风暴的缔造者。

  2004年,上海几家平价药房在九州通强大配送体系的支持下,刮起了令上海各大药房大降价的风暴。上海市药监局局长在出席上海九州通三周年庆典讲话中指出:九州通进入上海,丰富了上海医药市场供应的产品,降低了上海市场药价近20%,让上海老百姓得到了实惠。随后,九州通所涉足的北京、广东、湖北、河南、新疆等地也多次引发药品降价风潮,为平抑当地的药价虚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2006年,刘宝林在政府支持下,对武汉市普爱医院实行了一年的药品直接供应试点。此举减少了药品的中间环节,杜绝大处方、高价药、抗生素药的用药比例,抑制了医院对购进高价药品以获得较大顺加价格,有效遏制了药品交易中的潜规则。一年下来,不仅患者少支付了4700多万元的药品费用,而且建立了基本用药目录、规范了合理用药行为。

  在刘宝林看来,药品直供的模式,是打破医院“以药养医”的旧体制,从根本上改变改变中国医疗体制的格局的有益尝试。
 

  把简单的事做到极致

  2013年,对于年届花甲的九州通董事长刘宝林来说,有些逆风。年初,他先被质疑贱卖资产,掏空上市公司,其后,又被指“拥有两个身份证”、“放高利贷”等,最后不得不在武汉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说明情况。不过,这些小小的“烦恼”并没有困扰刘宝林太久,对于他来说,如何带领上市后的九州通进一步突破,才是当下的重中之重。

  在接受采访时,刘宝林说,公司上市后,不少股东患上了“上市综合症”。“在上市前,这些高管有极强的归属感,责任心和创造性强,工作热情高涨,是推动公司前进的重要力量。但上市后财富增值,部分高管懈怠了。这也是医药类民企上市后的一种通病,而九州通与国企不一样的商业模式,也让部分人心生疲惫,少数高管辞职后转行做其他投资。”

  为了消弭上市综合症带来的负面影响,九州通先后从海外及行业内引进了一批高学历的专业人才。新鲜血液的加入,让公司的运作更加顺畅起来。

  刘宝林曾多次说过,要把九州通做成“百年老店”。“如果我去做房地产,肯定排不到全国前三。所以我一定要在医药领域保持专精,等有一天市场回归理性了、正规了,我们肯定战无不胜。” 他说。

  尽管曾面临许多诱惑选择,刘宝林始终坚持医药流通是九州通未来的大方向不动摇。

  “第一,卖平价药对社会有巨大的贡献。第二,可以让你赚钱,让你做大。一家著名的国际会计事务所,曾拿我们的药品数据去做分析。结论是九州通每卖一元钱的药,就会给老百姓减少一元钱的医药费,因为我们的平价药抑制了高价药的市场。我们卖了1300多个亿,那就为老百姓节省了1300亿的药费。做平价药发了财对社会又有贡献,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呢?怎么不做?”

  而且他对于医药行业的前景十分看好,“中国人的用药连美国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这个行业有巨大的空间,再一个中国的市场还尚不成熟,这样才有机会。”

  已经在商海摸爬滚打30多年的刘宝林,深谙“一门深入”的道理,不断强调,要“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为此,他在九州通也做出了许多尝试和创新。

  一直以来,“家文化”是九州通企业文化的特色。“起初创业时,就是与家里人一起做”,直到现在九州通也还有相当一部分员工来自刘宝林的老家应城。九州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当中,“家文化”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被认为是九州通在“九州通模式”之外的另一个“法宝”。刘宝林曾说:“上世纪80年代九州通刚刚起步时,家文化表现为员工如亲兄弟,同吃同睡同劳动。”

  起初,这个“家”是家族成员的“小家”,一旦有外人进入,家族成员就会觉得“不对头”。刘宝林为此特地召开家族会议,说:“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和亲人,我们因为这样的关系有了今天的成果,现在来了几名外人,他们能让我们取得更大的成果,但是需要我们把他们像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亲人一样对待。”于是,融合公司员工的“大家”得以形成。在九州通,有职工宿舍、食堂、图书馆、医院;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都有运动会、文艺表演等各类活动,甚至还有内部的员工相亲会;有员工开玩笑说,九州通是民企,福利搞得却像国企。

  “到了现在,家文化演变为‘九州通为员工创造发展机会,员工在九州通实现人生价值’的理念。”随着九州通的“开枝散叶”,刘宝林又在传统的家文化中,注入了现代企业文化的新内涵,形成了九州通独有的企业文化。

  刘宝林明白,要将九州通做成“百年老店”,必须将九州通从传统的家族式企业转型,除了在企业文化上下足了功夫之外,还行进了一系列变革——制度上,2003年九州通集团化,完成了家族化私有企业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转变;理念上,刘宝林倡导以客户的价值为取向,改变了“商人重利”的传统思维,转向惠民多赢的新型理念;模式上,刘宝林不仅变传统的“坐商”为“行商”,还顺应互联网时代潮流,转向现代化的电子商务模式;技术上,九州通率先放弃手工开票,转入电脑系统管理;管理上,从原来的粗放式管理转向现在的精细化管理;服务上,注重让客户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和提供“一站式”服务,同时提供各种增值服务;形象上,九州通注重企业形象识别系统的建设,对企业商标和识别颜色都进行了重新设计定位。

  刘宝林的“把简单做到极致”不仅体现在企业管理上,在生活中,他也是一个及其简朴的人。刘宝林不会开车,也没有私家车,公务车是一辆奔驰E280,属于奔驰车中较差的一款,市场价大约50多万元。他的这种节俭源于成长的经历,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家中兄弟姐妹,哪个吃饭时将饭粒洒出碗外,一定会被父母手中的筷子抽打几下。成为亿万富豪之后,他的这种作风延续到了企业里。“我们必须要勤俭节约、精打细算。九州通卖的是平价药,利润薄,不控制好成本,对不起员工也对不起投资人。”刘宝林说。

  尽管为人节俭,但在慈善事业上,刘宝林却总是出手大方。资助社会团体、捐赠福利事业、参与抗洪救灾、抗击“非典”、修桥铺路、建校助学、助残扶贫、抗震救灾……刘宝林都不甘人后,从2000年起,他每年捐款8万元在应城一中设立奖学基金,用于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每年的春节期间,九州通集团都会开展一次“扶弱救困”的爱心捐助活动,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2014年8月,61岁的刘宝林还在江汉路中心百货门前,与小蓝鲸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国梁、猫人国际董事长游林等人一起接受了公益活动“冰桶挑战”。

  不论如何雄心壮志,刘宝林已经年过花甲是不争的事实,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他何时“引退”,“谁来接班”,对此,刘宝林显得十分坦然:“每个人都有退休的一天。”他表示,接班人不一定是自己的儿子,他也在寻找合适的人选。标准很简单——“把企业当成事业来干,而不是自己的私有财产”。


楚商动态
  •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