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风采

赵作斌: 高校“素质教育模式”创导者

文章来源:天下楚商  作者:曹康林  时间:18-08-15  点击量:

  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我们喊“素质教育”已经喊了30多年,然而,什么是“素质教育”,我们很难有一个共识。从“三好生”到“天才生”,从“体育冠军”,到“救人英雄”,我们很难找到一个素质教育的“偶像”。而现行的“素质教育”只是一双“漂亮的绣花鞋”,而骨子里仍然是“应试教育”,人们不禁喟然长叹:“素质教育,想说爱你不容易。”终于有一天,武汉一个叫赵作斌的企业家,他用他创办的“武昌理工大学”做试验,首创 “成功素质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用这套模式,他将一个最初只有100多名学生的专修学校办成了现已达到15000名学生的二本普通高校,并成为全国数百所民办高校中惟一一所国务院批准的独立承担“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高校”。

  他的“成功素质教育”,将人们“剪不断,理还乱”的“素质教育”简化为一句话:培养学生的专业素质、非专业素质和创新素质。

  面对“成功素质教育”的一套崭新机制,赵作斌将如何操盘?为此,笔者走近赵作斌进行了一次探访。

  

赵作斌: 高校“素质教育模式”创导者

  办学之梦,源于家乡的“革命故事”

  1958年8月,赵作斌出生在大洪山南麓的一个农民家里,这里是湖北省京山县罗店镇一个名叫丁家冲的小村子,因丁姓多而得名。他出生的这一年正是中国“三年超英,五年赶美”的“大跃进”元年,躺在襁褓中的他还没有享受到“大跃进”温暖,就遇到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风雪。好不容易度过“饥寒交迫”的苦难岁月,背着书包上学了,然而,“加减乘除”还没有学完,反对“智育第一”的文化革命就开始了。那时,热爱学习的赵作斌,虽然每天还在跋山涉水坚持上学,然而,在学校并非是学知识,而是读“红书”,背“语录”,如此无奈的校园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初中毕业回到他的出生地丁家冲。

  被村里人称为“回乡知识青年”的赵作斌,和村里没读书的农民干一样的活,放牛喂猪,栽秧割谷,只有一点与村里没读书的人不同的是,他深深地感到了回乡无书读的痛苦,不过,他很快接受了一种 “另类教育”,那就是听村里的前辈讲发生在村里的“革命故事”——

  丁家冲曾经是京山县委的所在地,1938年春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应城汤池合作训练班一、二期学员就在这里毕业的,这些学员都加入了京山第一支抗日自卫队,后来发展成抗日游击队。当时,党组织派顾大春等同志利用农村经济合作指导处发放贷款的形式,到丁家冲一带组织群众武装,并成立了京(山)应(城)县委。

  听爷爷讲,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陶铸、杨学诚等领导的鄂中特委从应城迁到丁家冲,这里成为鄂中抗日领导中心。当年,陶铸同志就住在丁家冲他们家里,爷爷记得,陶铸的一首七言诗就是站在他家门前的石板河边写成的:“寇深日亟已无家,策马洪山踏日斜。风自寒人人自瘦,拼将赤血灌春花。”

  听村里的老人讲,1939年春夏,李先念、陈少敏率领的新四军豫鄂挺进支队到达京山,6月中旬,部队整编为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宋河马家冲突围战后,支队司令部所属的一部分机关,如医院、被服厂、豫鄂边区党委机关报《七七报》社等转到丁家冲。1940年春,边区党委在丁家祠堂召开了有7县代表参加的民主宪政促进会。从此,丁家冲成为连接京山、随州、钟祥、汉川、应城、安陆、天门等抗日根据地的联络中心。

  这些发生在丁家冲的“革命故事”,像一团火一样在他心里燃烧,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年青人应该为国家做点什么。

  一天,他在池塘里打完猪草,累了,躺在池塘边休息,两眼望着蓝蓝的天空奔跑的朵朵白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李先念、陶铸的身影,他们又来到丁家冲,这次来不是组织抗日武装,而是来办学的。他第一个报了名,他好高兴啊……当他睁开眼时,头上仍然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飞”,原来是一个梦。后来他真的办了学,回忆起当年的那个办学梦,他很有感慨地说,如果没有1977年的全国恢复高考的制度出笼,他只是一个爱做梦的农民,或者是一个爱做梦而不能实现梦的农民。

  1979年,这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三年,在小学、初中完全没有学到知识的赵作斌用了两年的时间自学了高中的全部课程,并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结果很幸运的他被荆州师专(今长江大学)录取。中断了五年校园生活的他,此时如同久旱的禾苗逢甘霖。用他的话说“ 3年的大学生活,我所有的课余时间几乎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

  大学毕业,因成绩优异和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他被学校留下来当了一名普通教师。对学习“如饥似渴”的他,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不仅自己喜欢学习,还希望学生也喜欢学习。由此,他授课的方式多种多样,时而故事,时而幽默,时而互动,只要是他的课,教室里都是满座。

  有位学生听了他的课,发出这样的感叹:“赵老师那种讲课的激情,把我们在座的每一个学生的血液都点燃了,每一句话、乃至每一句话的语调都给人一种向上的力量。在他的课堂上,我们的心灵就像在洗澡一样清爽,人似乎站得更直了。”

  在教学之余,赵作斌开始研究“成功学”,并将研究的心得,写成专著,交给出版社公开出版,如《走向成功》、《创业者必读》、《企业家的理论与实践》等都是他研究的成果。因教学优秀,著书颇丰的赵作斌,被学校提升为经济系主任。

  如果在荆州师专继续工作下去,他也许会成为一个知名教授。然而,1990年代初,他却离开了教师的岗位,去了中国人民大学攻读硕士学位,补充知识营养。在中国人民大学3年,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读书计划,一定要把经济、社会、历史等方面的名著读完。在“疯狂”地读书中,他突然领悟到,要振兴一个国家,首先要从教育抓起。于是,李先念、陶铸在他家乡办学的梦境,一下子从他的“隐藏夹”里跳了出来,他要将这个“梦”变为现实,要像革命前辈那样干一番事业!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班毕业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在中国创办一所最好的民办大学。当时,不少公办大学和党政机关都要他去任职,他一一拒绝,办学的梦想已经给他未来的人生定位,他说 “一个人,无论他在物质上多么富有,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事,但办学却不同,办学是一件造福子孙后代、功在千秋的事。”

  具有高校学历、高校教师和系主任经历的他,深知“高校传统的人才培养模式,已经难以满足国家对创新人才的需求,创办一所以培养成功人才为目标的新型高校势在必行!”

  踏上办学之路,他面对的是“一无资金,二无师资,三无校舍”。他知道要解决这“三无”现象,首先应该解决资金问题。到哪里去筹集资金呢?他想起了《国际歌》里的一句歌词: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1993年,时年35岁的赵作斌,创办了湖北广信科技教育开发有限公司。当时,有记者问他: “你难道没考虑一下,如果自己下海失败了该怎么办?”赵作斌说:“我是一个农民,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放过牛,养过猪,种过地,无论人生的选择有多大失败,最终无外乎我再回到人生的起点,成为一位农民……”

  从学者到商人,经过四年的苦苦摸索,他终于找到了“赢利模式”,有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凭这一桶金,他可以变成两桶、三桶……N桶,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也许会成为一名被人羡慕的“亿万富翁”,然而,他赚钱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亿万富翁”,而是为了创办一所最好的大学。他把四年赚来的千万资金用来创办了湖北工贸专修学院(武昌理工学院的前身),他亲任校长。这一年是1997年。

  办学第一年,只招了160个学生,从资金的投入和产出,是极不成比例的。有朋友劝他赶快“转舵”,而赵作斌却回答:“转舵”就改变了我的人生目标。于是,他从学校的基础抓起——改造校舍、聘请教师、严格管理、悉心育人。第二年招了400个学生,第三年招到1000名学生,很快,湖北工贸专修学院成为湖北民办高校中的一颗新星。为提高学校的品牌形象,赵作斌在原湖北工贸专修学院的基础上组建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然后与武汉科技大学捆绑起来,合作办学,又在武汉•中国光谷腹地建设现代一流的新校区。

  2002年3月,湖北工贸专修学院教育部批准升格为“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成为武汉第一家民办的本科学校。这年秋季招生,名额突破一万。

  2011年5月,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作为首批成功转设的院校,转设更名为武昌理工学院,由独立学院转设为普通本科高校。学校占地1413亩,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全职教职员工1000余人,专任教师有730人,其中教授84人、副教授170人,博士生导师12人,硕士生导师41人,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14人。设有11个学院,开设60个本(专)科专业;在校学生15000余人;还建有面积为3.5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图书馆,有纸质藏书140余万册、电子图书76万册、中外报刊1400余种;有各类实验室92个,可开设2726个实验项目;建有162个校内外实习基地。在全国数百所民办高校中是惟一一所国务院批准的独立承担“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高校”。

  金字塔模型,构建“素质教育”之魂

  众所周知,要培养一流的人才,需要一流的教育。一流的教育首先要有先进的教育理念,也就是教育之魂,那么,武昌理工学院的教育之魂在哪里呢?

  夜,一片寂静。坐落在梅南山下的武昌理工学院,在夜色朦胧中,不时地送来阵阵轻风。坐在校长办公室的赵作斌没有一点睡意,只是两眼望着窗外的星空,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从1954年开始,我国教育界诞生了一个这样的名词,叫“三好生”,喊多少年来一直成为我们培养人才的标准。然而,在当前提倡素质教育的背景下,我们不能再沿用“三好生”的名词了。而应该针对全体同学评出不同级别的“素质榜样”或某单项“素质标兵”。因为过去的“三好生”所具备的“德、智、体”三要素,不是素质的全部内容,而且在评“三好”的实际工作中,往往只注重“智”,学习成绩好便一好百好,“德”和“体”被淡化,其他个性特长更是被忽视,如此促使了“应试教育”的蔓延。如果说“好”是相对于“不好”而言的,评“三好学生”必定对没评上的同学心理上造成“不好”学生的阴影,如此势必影响大多数学生的身心发展。如果针对全体同学评“素质榜样”或单项“素质标兵”,既有利于鼓励学生综合素质的提高,也有利于发掘每个学生个体潜能,发展学生个性,这样做是不是更符合素质教育精神?

  有这样一件事叫赵作斌难以忘怀,那是1987年1月,75位诺贝尔奖得主聚集巴黎。有人问一位获奖者:“您在哪所大学、哪个实验室学到了您认为最主要的东西?”白发苍苍的学者沉思片刻,答道:“幼儿园”。“在幼儿园您学到了什么?”“把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小朋友,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东西要放整齐,吃饭前要洗手,做错事要表示道歉,午饭后要休息,要仔细观察周围的大自然。”

  赵作斌认为,这位科学家避开早期智力开发的作用,强调品德素质的养成,确实抓住了人才成功的精髓,这也是我们当前教育的短板。

  想到这里,赵作斌似乎找到了办学的灵魂,那就是“成功素质教育”。

  为什么要在“素质教育”前面加“成功”二字?赵作斌认为,当前,没有哪所学校不强调素质教育,没有哪所学校不知道素质教育的重要性。我们缺乏的是如何进行“成功”的素质教育,也就是行之有效的“素质教育”。很多学校抓素质教育,都流行于一种“形式”,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得提倡“成功素质教育”,“成功素质教育”与一般“素质素质教育”的区别在于“成功素质教育”以促进大学生成功为根本目的,专业素质教育与非专业素质教育同步推进,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同步推进,通过实施“素质学分制”、“素质导师制”等一系列配套制度,培养学生的成功素质,实现学生的学业成功与就业成功,并为其创业成功和事业成功奠定素质基础。

  赵作斌还为他的“成功素质教育”设计了一个金字塔模型

  塔尖是“成功素质教育”的教学观——

  通过严格正规录取进入大学的学生没有差生,只有学生个性的差异。进入重点大学的学生不一定能成功,进入一般院校的学生不一定不成功,学生成功与否关键在于学校的教育理念和培养模式。通过成功素质教育,每个学生都有可能取得成功——这是成功素质教育的学生观

  教师是提高学校办学质量、实现学校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合格的教师必须是能够塑造学生成功素质的导师,教师是“导演”,而不是“演员”。教师不仅仅是指那些讲课的教师,全校所有的教职员工都是教师,都是学生成功素质的塑造者,校长是第一素质导师——这是成功素质教育的教师观。

  学生把学习作为一种人力资本的投资、一种自我修养、一种提升人生境界的内在需要,让学生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变“要我学”为“我要学”。学生要带着疑问学习,进行批判式、探索式、研究式学习,自觉提高自身成功素质——这是成功素质教育的学习观。

  主张学术民主。在课堂上教师和学生是平等的探索者、研究者。师生关系首先是平等关系,教师应鼓励学生敢于提出不同意见,进行批判性学习和创造性思维——这是成功素质教育的师生观。

  塔腰是“成功素质教育”的总原则——

  “管用、够用、会用”,即“三用”原则。“管用”,即教学内容要管用,不管用的不教;“够用”,即保证教学内容达到培养目标;“会用”,就是保证教学内容为学生真正掌握。教学的主要目标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应是传授方法、训练思维、开启智慧。

  塔底是“成功素质教育”的教学管理——

  成功素质教育主张在教学过程中要注重突出“一个特色”,抓好“两个课堂”,立足“三个阵地”,依靠“四支基本队伍”。“一个特色”,即成功素质教育的办学特色;“两个课堂”,即专业素质课堂和非专业素质课堂;“三个阵地”,即学校、家庭、社会。在三个阵地中,以学校为系统教育的主阵地,同时充分利用家长委员会协助教育,帮助学生成长,还需利用社会各种有效的教育资源引导和塑造学生的成功素质;“四支基本队伍”,即教师队伍、素质导师队伍、科研实验人员队伍、管理人员队伍。成功素质教育强调充分发挥四支队伍的重要作用。

  在2008年的迎新会上,赵作斌大声疾呼:作为大学生,要为自己设计一个个性化的未来。要学会把专业素质课和非专业素质课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要学会张扬自己的个性,文科学生要从图书馆和社会里“泡”出来,工科学生要从实验室和工厂里“磨”出来。通过大量的实践活动培养自己的成功素质。培养优秀学子、建设一流大学、推动社会进步——赵作斌对学子的期盼,正折射出一校之长的品格与风骨。

  2009年初,赵作斌的《大学成功素质教育理论与实践》一书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2012年6月, 赵作斌的《大学素质学分制理论与实践》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并被湖北省科技厅认定为“湖北省重大科学技术成果”,专家评审组评审认定“国内首创并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获湖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获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是全国同类高校中唯一获此殊荣的院校。

  随后,“赵氏教育”的旋风席卷华夏。新华社、中新社、新华网、凤凰网、《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央电视台等权威媒体多次进行专题报道;在百度等网站中搜索“成功素质教育”,网页达数千万条。经国务院批准,2010年,学校被列为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高校。2013年,学校又被列为“湖北省高校改革试点学院”,是全省同类高校中唯一的改革“试点学院”。学校还获批“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由学校牵头与协同单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药学院等一起对生物多肽糖尿病药物进行协同创新、合作研发。正是这一全新的高等教育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促进了学校超常规跨越式发展。毕业生就业率连续多年超过95%,考研生、考公务员录取率超过16%,大量学生就职于世界500强企业,创新创业成功人才大量涌现。先后有包括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及港澳和内地100多所大学来校考察和取经。

  素质教育,演绎出“教育传奇”

  有了“成功素质教育”模式,如何运行这个模式呢?赵作斌有三大绝招:

  第一招是,把素质教育与学分挂钩。

  “读百本好书”与学分挂钩——培养学生的认知素质。在赵作斌的眼中,那些每堂课认真做笔记的学生并非是好学生,而好学生应该是能够带着问题进课堂,然后与老师进行沟通,然后再去读书馆找资料,对自己的问题进行分析判断,不让老师的观点影响自己的思考。因为认知的差别,所以同一个班同一个老师的学生相差很大。为改变这种现状,就得让学生多看些课外书籍。于是,一场 “读百本好书活动”在全校展开。

  “读百本好书”本来是一个课外活动,而赵作斌却把这个“活动”写进了学校的专业人才培养方案里,还设置了学分,学生不修够读书学分不能毕业。另外,学生在校外发表文章、出版著作等,不仅可以获得学分方面的奖励,同时学校报纸、网站也开辟有相应的版面和栏目,刊发学生的读书心得,采用的稿件也都支付稿酬。学生在大学期间所读的100本好书,既有专业素质教育方面的,也有非专业素质教育方面的;既有学校和学院规定的必读书目,也有学生根据自己兴趣自我选择的书目。每年秋季学生入学后,学校还为每一名学生提供专用的“读书笔记本”,并要求素质导师定期进行检查和批阅。学生在三年级下学期可提出“读百本好书活动”考核申请,具体的考核方法是必读书目以客观命题闭卷考试(占60%),自选书则根据读书本数和读书心得体会(占40%)进行评定。在提倡学生读百本好书的同时,学校创建了筑面积达3.5万平米的新图书馆,其纸质藏书已达130万册,这一藏书量在全国300余所同类院校中位居前列。

  走进武昌理工学院,你会发现,不论是平时还是周末,图书馆自习室都是座无虚席,图书馆图书的流通率呈逐年上升趋势。读书活动的开展开拓了学生的视野,陶冶了情操,丰富了学生们的知识结构,无形当中也增加了学生就业的竞争力。学校每年出类拔萃的优秀学生,无一不是爱好读书的学生。更重要的是,“读百本好书活动”的开展,让学生养成了“读书求知”、“读书成才”和“终身读书”的意识和习惯。随着“读百本好书活动”的长期开展,学校形成了一个与读书有关的优秀学生群体,他们有的大学期间出版了长篇小说,有的出版了诗集,有的发表了多篇论文……

  由此,赵作斌荣获2009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成为该活动举办以来首位入选的大学校长。

  社会实践与学分挂钩——培养公关素质。2006年暑假期间,赵作斌给商学院国贸、工商、营销等专业的学生安排了一次社会实践活动。其内容是,要学生为京山大红山鴛鴦溪漂流景点卖门票,并制定了实践方案。此景点是赵作斌广厦集团旗下的景点,为推广大洪山旅游公司品牌,提升其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参加的学生涉及1359人,每人的任务是五套门票,票面价格158元,最低可以卖到108元。也就是说五张门票要交给学校的最低售票款是540元,这个营销活动与学生的学分挂钩,五张票是两个学分,票卖完了就有学分,沒有卖完就沒有学分。有些已买好车票准备回家过暑假的学生想不通,找赵作斌论理,赵作斌的回答是:市场营销的学生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学到营销的技能,如果这个活动都不能驾驭的话,那市场营销就白学了。这件事引起社会的争议,后来有专家建议,不管能否卖出门票,都应该给学分,对学生来说,成功与失败都是收获,都应该算学分。

  第二招,把传统课程进行翻新

  把汉语语言专业办成作家班——培养学生的创造素质。汉语语言专业是一个“万金油”专业,似乎什么都在学,其实什么都不精。与其什么都学,不如打造一个“核心竞争力”。赵作斌将这个专业改造成“作家班”。该专业所有课程都围绕创作转。并将学生带到京山绿林山风景区进行封闭式创作,大大激发出学生的创造潜能。有个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学生叫马理才,他并不是作家班的学生,但他一直喜爱文学创作,便计划在大学期间,自己出一本诗歌作品集。大二时,马理才开始执笔进行诗歌创作。为了多掌握诗歌的写法,他将校图书馆内近百本诗歌集基本上都借了个遍,一篇篇仔细阅读,揣摩别人的写法和诗中的深意。马理才常常在寝室书桌前,执笔通宵不眠,共创作了百余首诗歌,经过整理、编辑,并将电子文档寄送出版社。可面对近万元的出版费用,家境并不富裕的马理才犯愁了。即使向所有朋友东拼西凑,加上自己攒下的生活费,他也才凑了5000余元,离出版费还差一大截。无奈之下,他向学校老师求助。赵作斌得知马理才对诗歌的执著追求后,被学生的创造力感动了,于是赞助马理才5000元圆其诗人梦。马理才刚捧到自己的诗集时,激动得差点掉下泪来。

  在全国首开《建筑与风水》课程——培养学生的创新素质。当《建筑与风水》已成为房地公司的必修课时,仍然有很多人认为,讲风水是一种迷信思想,但是赵作斌在全国率先开设了一门叫做“建筑与风水”的选修课。这对传统教育来说是绝对行不通的。而在赵作斌看来,《建筑与风水》其实是建筑与环境的关系,开这门课程主要是培养学生的跨界思维,由此,提高学生的国学素质。然而,课程一开,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授课教师马威在议论纷纷中,坚持上完了18个课时的“风水课”。第二年,这门课由“美国文化”代替,其原因是“风水课”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阻拦。

  据马威老师介绍 ,这门课程还是很受学生欢迎的,第一次开课,就有80名学生上这门课;第二次准备开课,报名的学生达130人,10月,媒体开始报道,说什么的都有。上级教育部门随后专门来学校调查“风水课”,学校产生了压力,要求改课名为“建筑与环境”。我认为这样改失去了这门课的本意,年底申报时,做了变通,改名为“建筑与堪舆”,还是没有被批准。后来,我给学生讲《美国文化》课时,还继续和学生探讨一些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话题,如谈建筑选址的采光、通风、水源、交通等。

  这件事已经过去五年了,然而现在搜索,发现报道和评论武昌理工学院“风水课”的网页数量巨大。

  第三招,把社会舞台当作课堂

  鼓励职场比赛——培养学生的竞争素质。英语专业0804班有一位叫张城的学生,成功被新东方集团签约录用,月薪高达1.5万元。作为学生,她专业知识扎实,考入武汉大学口译队,多次担任重大活动的翻译;作为学姐,她创立翻译协会,教出一批口译知识扎实的学弟学妹。她完美地展现了口译之魅:影响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爱上口译。由此,张城获评学校“校长奖”——由赵作斌亲自颁发荣誉证书和1万元奖金。

  社会是每一个个体组成的,生活由每一天每一秒每一瞬间组成,每一个社会人,每一个生命活动都在体现你的素质。“桥上的人在看风景,桥下的人在看你。”每个人都责无旁贷。

  创家乡景区,仍然不忘“素质教育”

  培养学生的成功素质,必须要有一个校外实训基地进行拓展训练。

  作为“成功素质教育”的创始人,赵作斌决定在自己的家乡创建一个AAAA景区。他的家乡在京山县罗店镇丁家冲,这里四面环山,小河横贯, 30多个自然村落的1000多户农民,散布在10多个深山冲坳,平时出行与外联系,仅靠一条羊肠似的沙石路。有两个村民小组因被河水和绝壁围困,造成300多名农民的生活物资和生产资料进出全靠肩挑背扛。家乡的父老兄弟,多么希望赵作斌能帮抚一下还继续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丁家冲人。而赵作斌深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他决定给家乡创建一个致富的平台,什么平台呢?他想到了“生态旅游”,这样既改变了家乡的穷面貌,又为学校创建了一个实训基地。

  赵作斌投资500万元,首先修通了从县城到丁家冲的水泥路,接着架通了全村的程控电话,然后,又组织乡亲们参股,创建了“湖北广信生态农庄有限公司”和“广信绿色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山林、坡地,种植银杏、核桃、贡枣、栽植果木,兴办苗木盆景。将穷山恶水,变成集养殖、种植、观光、休闲、旅游于一体的综合性生态旅游胜地,同时也为武昌理工大学及全国青少年创建了一个素质拓展教育的重要基地。

  之后,他又出资近200万元为散居在绿林山旅游景区的农民修建了“餐馆一条街”,让数10家从事餐饮的农户集约经营,走规模化产业之路,把景区大量的服务岗位拿出来,解决了当地农家子弟的就业问题,由此,增加当地农户年收入600多万元。

  如果说,办学校是他的第一个全国知名品牌,那么,他的家乡“绿林山国家AAAA旅游景区”可以说是他的第二个全国知品牌。

  想当年,那个日本鬼子都不敢进去的丁家冲,那个走几个小时才能到镇上读书的丁家冲,那个不通车不通电货物只能靠肩挑背扛的丁家冲,现在变成了一幅壮美的山水画:青山之巅,高耸着移动通信发射铁塔;水泥道旁矗立着气宇轩昂带着明清建筑风格的村企办公大楼。从中心地带再向东北走不到1公里,便是村民参股的万亩核桃基地、千亩贡枣生产基地和数百亩的屈家荡水库养殖场所。仰望群山,梯田中的枣林皆是满枝翡翠。俯视库中,碧波深处,青山入画,白鹭戏水,鸭欢鱼跃……走进农家小院,拧开安装在屋里的自来水龙头,一股甘甜的山泉就从其间哗哗喷出;打开厨房的炉灶阀门,便见一团蓝色的沼气火焰呼呼燃烧;仰望农家屋顶,太阳能热水器在夏日里熠熠生辉……

  从20岁走出丁家冲,到今年已过56岁的赵作斌,走过了30多年的风霜雨雪,终于实现了他儿时的梦想:办一所全国的知名的大学,建一个支撑这所大学稳固发展的大型企业。

  采编后记:

  写完这篇稿子,笔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禁感叹:在中国像赵作斌这样的校长太少了!

  赵作斌的成功远不止是用自己的钱办成了一所高校,而是他首创的“成功素质教育”为中国教育亮起了一盏明灯。多少年来,学校一直在喊“素质教育”,然而,真正实行“素质教育”的学校却寥寥无几。其原因有三:一是教师本身是“应试教育”的产物,他样大多都是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一路都是接受的“应试教育”,往往这些“应试教育”的适应者,最容易考高分,最容易有“高学历”,最容易被学校录用为老师,而这些“应试教育”的得利者,一旦当了老师,“应试教育”就成了他们的轻车熟路;二是教师本身的“素质”不高,因为学校招聘老师往往重文凭,轻素质,不少学校招聘老师都“不是博士免谈”的硬性条件,而那些有创造性,有实践经验,有科研成果的在功人士很难到大学执教,一个素质不高的老师怎么能培养出素质高的学生?三是国家没有一个考核素质教育的标准,你说这个学校素质教育抓得好不好,如何衡量呢?你说他不重视素质教育,他却开了很多素质教育的课程,如实训课、拓展课之类,至于有没有效果,是没有一个标准来考核的。因此,中国的素质教育始终在山间的小路上缓慢爬行。

  要改变这种现状,需要更多的“赵作斌”走进大校当校长。

  赵作斌是一个从山区走来的孩子,因受文化革命的影响,他在青少年没有很好的读书,却修了另外的一门课程,那就是“放牛、养猪、种田”,然后,不靠父母,不靠“家教”,靠自学考上了大学,接着,不要国家一分钱,靠双手和智慧换来千万资金创办学校,这一路使他走向成功的不是靠渊博的知识,也不是靠高超的技能,更不是靠天生的聪明,而是靠“敢想敢干敢拼”的素质。有了这种素质,干什么都有可能成功。


楚商动态
  •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热烈庆祝武汉十堰商会荣获“2017-2018年度

  •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武汉众汇信”第一期骨干员工学历提升

  •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重磅!《2018-2022年湖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

  •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第三届互联网+大学生就业节开幕式圆满举

  •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

    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盛大召开,我省软件